传媒本无界,行销最有力!---创始人彭小东

市场动态

新型视觉治理催变报纸格局

* 来源 : 媒无界网 * 作者 : 媒无界网 * 发表时间 : 2016-09-03 * 浏览 : 2
在这种万马齐喑又浮躁不堪的年代里,人们做事的方式方法极其多元多变。但我相信,人的心气儿最终决定了一份事业能做多大能走多远。 做媒体尤其如此,媒体人除了按照通法正常发展,更应该在内心和理想的层面辟出一块空地来,使之自由甚至是野蛮生长,这才能爆发出异质的生命力,也才能做出自己的风格来。 当然,媒体业是一个整体性和专业性相得益彰的行业,在严谨细分出来的技术种类和专业主义的谱系里,媒体人的“天分”固然令人着迷,但“持之以恒”这四字在目前艰苦的职场氛围中更让人珍视。 这些年里,我庆幸自己遇见了很多为了传媒梦想而执着担当的人。因为有了他们,这个有点畸形的行业,始终存在着专业、地道和纯粹的品质和力量。在这些人当中,我的老同事、中国新闻设计师网创办人廖小静先生无疑是一位特别坚毅的专业主义者和理想主义者。 他在中国新闻设计行业侵淫15年,除了将自己所领导的报纸视觉事业带到一个让人尊敬的高度外,更经年致力于规范行业秩序和优化新闻设计技术。 他的这种追求和努力,集中表现于创办中国新闻设计师网和策动组织每年一次的中国新闻设计年会——这两大平台,已成中国新闻设计师群体情感共鸣和力量共振的强大载体,其作用已超乎活动本身,其代表的行业自觉和文化自信对整个行业的发展具有非常积极的意义。 在检视廖小静先生和其他优秀设计师的发展和活动轨迹时,我们不难发现,当下的视觉设计已经进入到一个新型视觉治理的高级阶段,其对报纸、杂志、书籍的产业链条所能产生的影响比过去任何一个时期都要大得多。 首先,新闻设计被视为“战略性构成”已成媒体共识。新闻设计业的专业地位攀高加剧媒体内部资源分配,媒体机构设置的专业化程度空前提高,设计师、信息制图师、插画师、图片编辑以及摄影记者等技术分工得到机制认同,其内部运作模式的国际化程度越来越高。 其次,视觉设计逐步进入内容驱动时代,设计师不仅负责美学优化,更承担内容高效传导的核心功能。也就是说,设计师们身上融入的采写、编辑功能越来越明显,“无内容不设计”是新型视觉治理的核心所在。 第三,新闻设计师群体的职业诉求日趋多元。随着体制机制的演变发展,设计师们的方向感更加清晰和富有远见,除了坚守和提升自己的专业兴趣,对身份转化和职业转向有了前所未有的欲望。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的报刊设计的国际视野和专业水平有了巨大的变动,行业内部的流派分支有章可循,设计业的各种努力和有益尝试已然催变了当地纸质媒体的格局。 当然,即使这个行当在中国发展已经较迅猛地发育、发酵、发展了十来年,但依然存在着很多问题,有技术层面的,有体制层面的,有诉求层面的,有理想层面的——这些爆炸式的进步和中国式的问题,亟需梳理、总结、规划和展望——这项工作的紧迫性和重要性可想而知,但其工作的繁杂和艰难更令人望而却步。 所幸,《中国新闻设计年鉴》出现了。2011年,中国第一本新闻设计年度集锦以精到的包装面世。今年冬天,收录中国新闻设计领域 2011年度代表作的《中国新闻设计年鉴》又如约而至。 从这本书里,我们看到了中国设计师群体可持续发展的动人景象和一些十分值得关注的小趋势:我们看到中国报纸重新设计的必要性和可能性。2011年至今,在数字化传媒时代加剧变革的洪流中,国内不仅仍有新报纸出世,诸多老牌报纸也纷纷改版,不仅核心内容重构,更在视觉呈现上着力重新设计。 我们看到一系列新闻视觉设计的走向带来了报纸的品质分化。优秀设计师向优秀媒体集结,优秀媒体呈现出优秀的设计形态,而优质的设计更驱动着优秀媒体走向卓越。勇于变革的媒体这种良性循环值得击节喝彩,但同时也昭示着守旧的媒体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这里面,观念的束缚最为羁绊也最需要释放。 我们看到旧时的一些短板依然没有补齐。最明显的还是业界长期以来重实践轻理论的局面没有改观。在任何一个领域,理论的力量往往具有强大的指引作用,中国新闻设计的良性发展,需要系统的设计思考方略和综合判断力思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