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本无界,行销最有力!---创始人彭小东

新闻中心

视频直播商业化变现 有点难?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6-05-20 * 浏览 : 0

     会说“谢谢宝宝关注”的罗胖,占了屏幕四分之一的评论条,这是不同于正襟端坐、画面干净的另一种“罗辑思维”观看体验。虽然同样是“卖货”。

  两天前,经过初战告捷的罗胖再次出现在映客的热门上,与第一次直播不同,这回他把自己的“罗辑思维”搬上了映客,用自己的照片作头像,并以“罗辑思维”的名字正式入驻映客。直播一个多小时,轻松圈粉近30万。

  这次罗胖不仅卖书,而是更高级别的对着好几个直播平台拍卖自己的藏书。他说,这又是互联网媒体史上的一桩划时代事件。

  结果当然很理想。有的书拍卖价格过万。罗胖一边“喊麦”,“映客很厉害,已经过20万了”、“优酷你要加油了”,几个直播平台被他撩得烽烟四起;一边他又拱手作揖,感谢屏幕上的某某粉丝送的“保时捷车队”。

  才第二次直播,罗胖就忍痛割爱拍了书,是对视频直播的看重。自然,近百亿的市场规模让无数资本、用户、商家跃跃欲试。

  如果按照媒体文本形式的发展规律,视频直播算是截止目前最为理想的传播形态。它突破了图文的平面、静止,弥补了录播视频的单向、刻意,无论对内容输出还是营销发声,它都提供了一个更为生动立体、互动真实的阵地。

  可以这么说,实时视频直播的卖点就在于,它为广大受众群体提供了一个休闲随意、无稿子的观看体验。不仅如此,它还鼓励观众当下立即参与进来。

  在直播里,罗胖没有郑重其事的开场白,你能看到他办公室同事的走动,你仿佛就坐在他对面,听他说话,跟他say hi。

  这样的氛围,就算是做广告、卖东西,也觉得有看头。

  营销、销售和公共关系方面的专家David Meerman Scott说,“不得不承认,几乎所有内容营销的成功案例都是做实时流媒体直播闻名的。”

  Meekart是视频直播的鼻祖,捷豹、丰田、奔驰和尼桑等汽车品牌都曾经使用过它,来向潜在消费者展示他们的新型号汽车。

  面向视频游戏的实时流媒体视频平台Twitch,大部分收益是来自直播插片广告和与赞助商的合作。

  肯德基仅仅是在B站上直播15分钟的吃炸鸡视频,就收获了超过19万的播放量。演员刘涛直播《欢乐颂》发布会两小时,服务器因访问拥挤一度瘫痪。

 

  某种意义上,在当下的语境中直播营销就是一场事件营销。除了平台上的主播自有传播力,移动直播平台本身就是话题型产品,无需太多精力,媒体和眼球会蜂拥而至。

  不过,不是所有品牌都能像罗辑思维一样直播成功。罗胖自嘲“没胸无颜”,无法与明星、网红PK,不过没事,有个人魅力就够了。什么都没有,怎么赖以圈住当下这个时代“呼风唤雨”的粉丝经济的力量。

  因此,靠主播驱动,这仍然是目前直播领域不能逃脱的定律。而当行业玩大了,这就成了一个桎梏。

  资料显示,以直播业务为主业并且做到一定规模的玩家已经不下20家;后面陆续还会有一些背靠大树的新玩家不断涌入。无论是秀场、游戏还是素人平台,都处于建立竞争壁垒的阶段,这个壁垒来自于内容,而目前最吸引流量的内容依然是当红主播,各家都在争夺主播资源,与主播进行虚拟收入分成则是主流商业模式。

  竞争者涌入地越多,主播等资源的价钱就水涨船高。为了发展,平台就不可避免地走入烧钱模式,其背后,则是视频直播平台的“赔本赚吆喝”。以虎牙直播为例, 财报显示,虎牙2015年4个季度分别营收5500万元、8530万元、8240万元和1.336亿元。但以分成和内容为主的营收成本,却分别支出了6.727亿元、8.333亿元、9.055亿元和8.073亿元,这成本里,虎牙直播的直接成本不在少数。

  也就是说,直播现在面临的亏损对于有着强大资本支持的平台还可以勉力承受,而更多中小直播平台则只能沦为在烧钱模式下的“炮灰”。

  在这种情况下,寻求可覆盖成本的盈利模式就至关重要。但可惜,现阶段的国内视频直播平台还只能停留在变现的初级状态——打赏。前文所提的插播广告、赞助商合作还是梦想。

  按映客CEO奉佑生的说法,只有先保障内容的质量和数量积淀,才能继而对于流量进行引导,实现对商业价值的深入挖掘。换言之,我们的直播平台内容质量和数量还不达标。

  当然未来肯定乐观。“领先的直播平台和拥有高质量粉丝群的网红主播具有承载主流广告投放和引导实物电商的巨大潜力,我们相信,在未来直播平台的商业模式中,广告和实物电商将会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来自虚拟礼物的收入占比会呈逐年下降的趋势。”易凯资本在研究中表示。

  这一点,罗胖已经实践了一半,自然,剩下的还会有更多的罗胖去完成。(责编:刘美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