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本无界,行销最有力!---创始人彭小东

新闻中心

媒介融合,是“互联网+”,而不是“+互联网”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6-03-15 * 浏览 : 0

当丰裕代替了稀缺,海量代替了匮乏,媒介产业的商业图景进一步清晰化——用户需要的是信息,而非承载信息的媒介机构或终端设备;用户需要的是个性化,而非程式化的或标准化的媒介产品。

我们所处的时代,有工业流水线色彩的内容的生产频频遭遇阻击。不仅仅是媒介产业,新技术经济向几乎所有产业的消费者“赋权”,大部分产业的主导力量都在向消费端移动。

而中国的传媒机构在经历了三十余年的事业体制和三十余年的产业化进程之后,正站在转型的“十字路口”。生死关头,为什么说媒介融合是“互联网+”,而不是“+互联网”?

“互联网+”语境下媒介产业新业态 

曾经的辉煌、光环与巨大的危机感交织在一起,传统媒介的转型,迫切需要战略眼光和执行能力。

然而,一个传媒机构越是强大、越是成功、越是备受瞩目,它想转换当前的技术基础、核心能力和运营模式就越是困难。

它既有的优势、能力和资源在保障它沿着原来范式继续成功的同时,也限制了它接受新的范式并进行相应的变革或调整。

媒介融合的四种可能 

关于媒介转型与融合,并不是每一项成功都要彻底放弃,但是需要对每一项成功进行彻底的质疑,还有更好的模式吗? 

1 “互联网+”是产业融合

在微观层面,媒介产品从创意、生产到集成、分发再到终端、消费的融合。但是,这并不是媒介融合的全部内涵。

更重要的融合,在于中观层面的资本融合、企业融合、品牌融合和宏观层面的产业融合、规制融合、文化融合。

这种以技术创新为基本推动力,以市场竞争为重要牵引力,媒介融合的逐步演进,促进了传媒企业的成长壮大、兼并重组和产业的升级换代、制度变迁,从而实现了一国乃至全球传媒经济的结构调整以及多元文化的相互融合。

2 跨界聚合媒介资源

事实上,跨界已经成为媒介融合时代的一种时尚潮流和典型表现,并造就与传统媒介业态不一样的全新媒体形态,从而将改变整整一代人的生存、生活、传播和社交方式。

无论是传媒产业还是其它产业,当我们打破曾经的企业边界进行重新勾勒和组合时,往往会发现很多新的机遇。

边界发生变化的最典型表现就是平台型生态体系的出现,它通过进行广泛资源的整合,延伸了传媒企业原有的边界,改变了媒介资源的聚合形态。

在这方面,传统媒体需要对原有的商业生态系统进行颠覆性的改造。

例如,纽约时报虽然已经实现了互联网化或者数字化的转型,但却没有在本质上完成平台化的改造。在工业经济范式时代,这种媒介集团是无敌的,但是,在互联网经济范式时代,诸如纽约时报这样的传统媒介巨头如果不能做出一个平等、开放、协同、共享的媒介平台来,它们或许很难摆脱沉沦的命运。

在用“互联网+”思维突破了传统边界之后,传统媒体也就不再成其为传统媒体了。

3 重构媒介价值链

建立在工业经济基础上的媒介价值链,是“资产/能力→人财物→内容产品→集成分发渠道→受众”,这样一个以企业和生产为中心的传媒价值链。

互联网时代的媒介价值链,调整为“用户→入口和终端→内容产品→人财物→资产/能力”。

用户为王成为互联网时代媒介经营的重要法则,媒介不再以报纸、杂志和电视、网站等形态来界定自身,而是以用户最根本的需求和如何满足用户需求来完善自己的综合竞争能力,传媒组织开始以理解用户为原点来重塑自身的价值链条。

4 创新商业模式

传统媒体虽然部分的参与到激烈的竞争过程中,但由于其既有的商业惯性,它们更多地沦为了这场角逐的看客。

对于面向个性化需求或小众市场的内容生产商或信息提供商而言,它们只需要获得凯文·凯利所说的1000名铁杆粉丝或曰长尾内容付费用户就能维持生存。

 

对于平台型的传媒企业而言,与传统媒体相比,它们拥有着独一无二的数据资产以及挖掘和运用这些数据资产的能力,从而可以运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全新的技术手段激活并变现这些数据资产,为利益相关者提供精准营销服务或者数据分析服务从而实现核心能力的转换和商业模式的创新。

而对于那些拥有大量粉丝的媒体明星、内容资源或传媒品牌来说,他们自身已经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入口,怎样实现从粉丝到消费者的转化,是他们要着重思考的问题。

无论是新兴媒体还是传统媒体都要时刻反思“自己的竞争对手在哪里,什么力量会颠覆自己”,只有不断的运用新的技术、确立新的思维、适应新的环境,媒介的内容生产才能满足不断变化的消费需求,从而实现传媒企业的迭代转型或涅槃重生。

(作者:刘庆振)(责编:刘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