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本无界,行销最有力!---创始人彭小东

新闻中心

纸媒深度报道部亡焉兴焉 : 不同"命运"的不同思考

* 来源 : 媒无界网 * 作者 : 媒无界(中国)传媒事业部 * 发表时间 : 2016-02-21 * 浏览 : 687

  深度报道部,亡焉兴焉?

  新年伊始,有关纸媒深度报道部的“故事”重新上演。与去年裁撤深度报道部引来的唏 嘘感叹不同,今年多家媒体在深度报道上可谓是摩拳擦掌。是什么让深度报道部或合并或撤销,又为什么重新单设呢?被合并或撤销的深度报道部现在是什么情况? 未来前景又如何呢?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进行了采访。

  01 不同“命运”的不同思考

  现象1: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

  代表媒体:《中国青年报》

  前几天,《中国青年报》恢复深度报道部的消息在业界传开。忆往昔,深度报道部记者 深夜组完最后一块版面留念的照片犹在眼前。那时,据说该报将深度报道部放到全媒体运营中心,是为了探索让更多部门参与深度报道写作,为了加强深度报道。如 今,对于恢复深度报道部的原因,《中国青年报》副总编辑毛浩解释道,经过一年的运行,该报进一步明确了重大的深度报道还是需要专业的记者进行长周期的制 作。也就是说,有没有专门的记者,写出的稿子的效果是不同的。也许,“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用在《中国青年报》很是神似。

  思考:探索全媒体环境下的深度报道。毛浩介绍,通过一年的实践,该报进一步印证, 深度报道是传统媒体安身立命的重要样式,是传统大报的基本优势之一。深度报道部在各传统报刊积极发展新媒体时回归,是该报有意探索全媒体环境下的深度报道 样式的表现。除了微信公众号、APP、网站之外,他们将更多使用H5形式呈现深度报道,希望能给读者不一样的感受。另外,该报原深度报道部的记者基本都 在,他们不仅将人马重新召集起来,大旗重新竖起来,还将进一步招兵买马,扩大队伍,补充成熟的调查记者。总之,这将是一次积蓄力量后的重新发力。

  据《中国青年报》深度报道部主任刘万永介绍,该报还将在考核机制上对深度报道部进 行新的尝试。他说,现在报社强调采编分离,对于深度报道实行项目制。由于深度报道需要人力较多,不同部门的记者可以联合写作,联合署名,各自分别拿报酬。 而且,报社对报道篇幅有一定要求,不是越长越重大。

  现象2:蛰伏,等待重生

  代表媒体:《华商报》

  去年12月底,关于《华商报》深度评论部的“流言”在网上铺天盖地,大部分是说该报撤销了深度评论部。有人据去年年初的《中国青年报》深度报道部被合并、年中的《京华时报》深度报道部被撤销,以及当时的《华商报》深度评论部被“撤销”而疾呼“深度报道不能死”。

  据《华商报》办公室主任马壮和渠道管理部主任郭晓雄证实,该报在进行人员缩编后将 深度评论部与民生部合并,成立了“民生深度部”。因此,对该报深度评论部准确的描述是“合并”,而不是“撤销”。据介绍,该报的深度评论部是在媒体“寒 冬”下的暂时蛰伏,是权宜之计,不是彻底放弃,随时等待春暖花开后的重生。

  思考:节省成本是第一要务。郭晓雄介绍,要了解《华商报》深度评论部的合并,必须 了解《华商报》经营情况的大背景。他说,《华商报》出版多少个版面与该社的广告量息息相关,以往,该报经常出100多个版,有时出36个版,周末最低出 24个版。现在广告大量减少,经济收入下降,直接导致了该报的版面减少及裁员,以及调岗降薪。这也是该报深度评论部与民生部合并的原因。

  不过,郭晓雄说,深度报道的重要性毋庸置疑,现在这样的调整实属无奈之举。他相信,随着报业经营效益的转好,以及对新媒体冲击的从容应对,加强深度报道并非不可期待之事。

  现象3:部门不在报道在

  代表媒体:《京华时报》

  撤销深度报道部半年之后,如今的《京华时报》深度报道部是什么情况呢?据不愿透露 姓名的人士说,半年前,部门被撤,4位深度报道记者转到突发新闻部,那时深度报道部的人还在,不过,随着原部门主任康少见的离职,原深度报道部的记者陆续 离职,深度报道部就散了。所幸的是,后来有一位“老队员”回归队伍,继续做深度报道工作。据《京华时报》副总编辑张辅评介绍,该报对深度报道的考核仍然沿 袭着原深度报道部的方式。

  思考:精气神尚存。目前,《京华时报》原深度报道部“硕果仅存”的一员是记者怀若谷。在他个人看来,虽然深度报道部没有了,但只要能继续坚持做下去,记者与报社共同努力,刊发出像样的东西,形成一股精气神,就能继续推出深度报道。

  02 同样追求的不同招数

  观点1:设不设部门根据“报情”而定。《北京晚报》新视觉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张风 认为,合并、撤销还是恢复深度报道部,这要由报社的特性、“社情”决定。在多年的积累过程中,有些媒体,比如《中国青年报》形成了深度报道的特色,并以深 度报道见长,而有些媒体的深度报道部在本媒体并没有显出特长。这样,深度报道部的留、合或撤,就要有所不同,不可一概而论。

  观点2:概念要变化。张辅评说,在如今的报业,很多观念和模式都在被颠覆。有人认 为深度报道是监督报道的代名词,其实,只要有前因后果,有条分缕析,有调查分析,就是深度报道,而这样的深度报道也不应仅仅是某一个部门的事儿,而应该是 大家的事儿。张风也认为,深度报道的目的是让读者全面了解新闻事件,让读者看得懂、看得痛快、思考深入。因此,他认为,深度报道应该有更大的概念。他举例 说,在如今的读图时代,以图片为主的新闻也可以做出深度报道。

  观点3:报道也要转型。深度报道部的合并、裁撤或恢复当然有多种原因,在某种程度 上与新的媒体环境、经济环境、阅读环境、社会生态不相适应是重要原因。这就呼唤深度报道的转型。在这方面,恢复深度报道部的《中国青年报》准备大显身手。 其实,不少做深度报道的媒体都认同深度报道需要转型的观点。据《新京报》深度报道部主编闾宏透露,他们也正在思考新媒体环境下深度报道的转型问题。

  而有关深度报道部的故事还在继续,2016年,又会有那些新的“剧情”,让我们拭目以待。

  四问纸媒深度报道

  经过调查,记者了解到,深度报道部的撤留问题只是表象,其更深层的原因在于用户的需求,而这又与新媒体的成长、读者阅读习惯的改变、媒体运营环境变化息息相关。

  撤销会否影响报道?

  深度报道部或撤或合或恢复牵动着媒体人的心,不少媒体人开始思考深度报道部应不应该成为媒体常设机构,对此,大家看法不一。

  中国文化传媒集团《文化月刊》创意总监何涛就预测,以后深度报道部将不再是常设部 门,媒体会根据各自的理解而决定该部门生存与否。从事媒体编辑工作的王恺羚也告诉记者,虽然深度报道还是有许多读者喜欢,但是,在读者选择越来越多元的当 下,是否撤销深度报道部关键要看负责人或“金主”对媒体市场发展的理解。从事新媒体编辑工作的范典则大胆判断,撤销深度报道部是个大趋势,因为现在是轻阅 读时代。

  对于这样略显残酷的判断,不少媒体人表现出足够的理性,他们认为,并不是没有深度报道部稿件就不会有深度,而是深度的角度不同了。何涛就说,深度文章的方向有从原来的以监督性报道为主转向服务性文章的趋势。

  内容是否还能为王?

  有人说,传统媒体不应该只被看成纸媒,而可以看成机构媒体。这样一想,情况就不一样了。其实,不论是新媒体还是传统媒体都是向用户提供内容,这才是问题的根本。

  何涛认为,媒体还是媒体,只是载体不一样了。王恺羚说,媒体不论以什么形式出现,还是要以优质的内容产出为前提。好杂志她还会买,深度报道也一直都看,关键在于内容好不好。

  《新快报》记者梁志钦体会出了移动互联时代和传统媒体时代内容提供的最大不同,他 认为,以前是内容为王,现在是用户为王。因为载体的变化,使得整个内容生产的结构链都变了,从而倒逼内容生产的改变。“现在的情况是,好的内容,阅读量不 一定高,阅读量高的内容,也不一定是传统意义上的好文章。”梁志钦认为,相比较而言,传统媒体时代的用户是被动地接受,而现在的用户虽说不上足够主动,但 有了更大的选择权。以前的媒体生态相当于“计划经济”,现在的媒体生态相当于“市场经济”,任何信息输送都难以一家独大。

  如何保持竞争力?

  如今,深度报道部的“撤、合、复”除了经济压力之外,人才的流失也是重要因素,有 的媒体就因为一时没有合适的人才而选择了深度报道部撤销或合并的权宜之计。正如《新文化报》评论员肖金所言,现在,真正让传统媒体恐惧的,不是新媒体这个 平台本身有多牛,而是不少“牛人”都跑到新媒体平台去了。

  肖金说,所谓媒体,不论新旧,核心竞争力还在于人。优秀媒体人,不管在新媒体平台 还是旧媒体平台,永远都是“稀缺品”,也永远都是这个平台发展的基础资源。平台也许会变,人还是那些人,这是根。何涛也认为,同样的一份报纸,在不同的人 手里,做得也不一样。因此,留住人才是当务之急。

  不过,人往高处走。这个“高”,一方面是收入高,一方面是前景看起来更好。对于新 媒体收入高的问题,不少传统媒体人的看法相对客观,他们认为,目前,真正赢利的新媒体毕竟是少数,收入高可能不具有可持续性,这不是影响传统媒体人转型的 关键因素。而对于影响传统媒体人判断的“前景说”,肖金则概括为,不少传统媒体人是被自己“吓死”的。

  困境只因新媒体影响?

  观察行业统计数据总会让媒体人心情低落,整体广告业务持续下滑,发行量逐年下降,于是许多媒体惶惶不可终日,认为只有新媒体才是传说中的“诺亚方舟”。事实上,如果能够明确传统媒体不景气的原因,这种想法或许会有所改变。

  众所周知,新媒体的冲击自然影响了传统媒体的发展。但是,也要看到,如今面临“寒 冬”的不只是传统媒体,新媒体也同样如此。《大河报》记者吕进说,传统媒体的不景气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经济大气候的影响,不应该归咎于新媒体的出现,经济环 境不好可能是问题的关键,因为目前多数新媒体都不好过。

  事实上,即使传统媒体也有逆势而动的,比如《国家人文历史》杂志2016年订阅量比上一年上涨17%。其实,类似这样的报刊不是一家两家。而新媒体也不乏“烧”完投资方的钱就黯然离场的案例。(责编:黄新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