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本无界,行销最有力!---创始人彭小东

新闻中心

网络传媒时代新闻业的创新与实践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4-08-03 * 浏览 : 0


杰夫·豪的著作《众包:群体力量驱动商业未来》被中国学者介绍到国内。

  “众包”(crowdsourcing)一词由《连线》(Wired)杂志编辑杰夫·豪(Jeff Hawe)在2006年发表的《众包崛起》中首次提出。它是一种新的商业模式,即企业利用互联网将工作分配出去,以发现创意或解决问题。这个概念后来对互联网商业组织的发展模式产生了广泛影响,新闻传播业当然也不例外——

  从全球来看,传统媒体的经营收入普遍呈现出下滑趋势。以美国印刷媒体广告收入为例,在2003年,印刷媒体广告收入将近450亿美元,而到了2010年,这一数字已经小于230亿美元。由于经营状况不佳,许多纸媒纷纷裁员,尤其是那些既费时又费钱的调查性新闻记者,首当其冲被裁掉。

  一直以来,调查性新闻记者扮演着一个政府“看门狗”的角色,如果调查性新闻记者力量衰微,公权力得不到有效监督,势必会影响整个社会的健康发展。在这样一个社会背景下,一些调查性新闻的创新模式被开发出来,其中,将互联网“众包”模式广泛运用于调查性新闻,就是一个重要的创新。

  卫报》——一个传统新闻组织的成功实践

  众包调查新闻其实就是利用大众的智慧和力量,集体完成一个新闻调查计划。杰夫·豪认为,在许多行业中,“众包”代表了运作方式上的彻底改变,尤其是在贩卖信息的行业。从目前对众包调查新闻的创新实践来看,英国《卫报》无疑是最成功的。2009年,《卫报》创建了一个网站,邀请读者一起来调查英国议员的消费情况,结果有两万多名读者加入了这次调查活动,这一事件成为众包调查新闻的一个经典案例。

  在调查项目开始前,《卫报》的竞争对手《每日电讯报》由于事先获得英国议会议员违规消费的内部消息,已经进行了很长时间的揭露报道。为了回应公众的不满情绪,英国政府将所有议员四年以来的花费情况都通过网络公布出来,总共将近有100多万份文件,而且都是未经整理的数据文档。英国公众普遍认为,这是政府想进一步阻止媒体对这一丑闻进行调查。而依靠报社记者的力量把这些文件核查清楚,将会是一件非常耗时耗力的活儿,因此《卫报》首先想到了通过大众参与来核查文件。

  《卫报》设计了一个类似于游戏网站的页面,邀请大众参与调查议员的花费单据。项目开发者首先将100多万份文件压缩为458832份文件,然后设计了一个读者可以方便参与的软件——开发这个项目只花了一周时间。在调查项目上线的80小时内,就有170000份文件被读者审查完毕;与此同时,围绕这一大型众包调查活动,一个读者社区也开始建立起来——在这一事件中,互联网再次展现了它重建社区的功能。

  《卫报》的这次众包调查新闻活动让人们看到:专业新闻媒体的资源有限,仅仅在人数上,大众已经能够成为它很好的补充。正如杰夫·豪在《众包:群体力量驱动商业未来》一书中所说:“帮助报纸摆脱困境的方法,可能就存在于报纸网站的社区之中。业余摄影爱好者、佛罗里达的热心居民以及辛辛那提喋喋不休的妈妈们——这些人组成了大众,他们不仅有智慧,而且在社区中通过自我组织凝聚成一股高效的生产力,向人们展示了互联网重塑当地社区的过程。”

  《卫报》从众包调查新闻的实践中尝到了甜头,紧接着又在其网站“数据博客”中不断提出一些调查计划,让读者积极参与。在2011年夏的伦敦骚乱事件以及安哥拉公民吉米·穆班加死亡案件的审理中,《卫报》均发起过众包调查。2013年4月,《卫报》还专门创建了一个数字平台“卫报见证”(Guardian Witness),希望通过众包模式让读者为一些专题新闻调查提供图片、视频等资料。

  《卫报》之所以能够在众包调查新闻中取得如此成功,关键是该报执行的“公开新闻”(open journalism)计划,其核心是鼓励受众参与报道。《卫报》编辑阿兰·卢斯布里杰认为,受众参与报道对未来报纸的发展具有决定性意义,因为一家报社如果不利用新媒体技术将自己与读者联系起来,必定会错失创新发展的机会。

  《卫报》的创新实践为自己带来了极大声誉,读者对于《卫报》网站的关注度也在逐渐增加。2013年11月的最新统计结果显示:《卫报》网站的读者已经超过1亿4千万,成为目前英国访问量最大的新闻网站。

“助我调查”——如何让社区公民助我调查

  2009年,英国伯明翰城市大学网络新闻高级讲师保罗·布兰德肖创建了“助我调查”(Help me investigate)网站。这是一个专门以众包模式为核心的调查新闻网站——与《卫报》的众包调查新闻模式不同,该众包调查新闻网站是以社区公民为中心,而不是以传统的新闻组织为中心。

  “助我调查”主要由四个主题网站构成,即“助我调查健康”“助我调查福利”“助我调查教育”“助我调查奥运会”。此外,该网站还运行着一个博客网站,为参与者如何展开调查活动提供一些建议。

  目前,“助我调查”已经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运作模式。首先,由加入该网络社区的公民提出一些值得调查的问题;然后,通过技术手段将这个调查问题分割为不同的小问题;紧接着,网络社区公民对这些被分割开来的小问题展开调查;最后,网站将各个公民单独调查的结果汇总,就得到了所调查问题的答案。调查过程中,参与者要给自己贴上一个身份标签,例如法律专家、情报专家等,以方便其他参与者邀请自己对另外一些问题展开调查。事实上,在“助我调查”发起的许多调查中,都会包含“邀请一位专家”的任务。

  迄今为止,“助我调查”成功完成了多次调查。比如,在“你对《伦敦周报》知道多少?”这个问题的调查中,参与者们通过调查发现了许多问题:《伦敦周报》所谓的母公司“全球出版集团”根本不存在,该报的发行量直接拷贝苏格兰一家报纸的发行量……他们甚至发现这家周报的注册地址是马路上的一个邮筒。此外,“助我调查”还对伯明翰市议会政府网站的运作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市议会网站的建设花费了大约220万英镑,比预计多得多,而且该网站运行得非常差。这个调查结果经主流媒体报道后,变成了轰动全国的新闻。

  布兰德肖起初认为,在“助我调查”网站上提出的问题,可能只有1%会导致实际调查活动,结果被接受调查的问题达到了10%。谈到“助我调查”的经验,布兰德肖认为:首先,你得激发大家参与调查的热情;其次,整个调查要成为你所在城市网络社区的一部分;最后,还要让人们在参与过程中得到一些东西——主要是让参与调查变得好玩,或者给人们带来学到新知识的满足感。

  目前,众包调查新闻模式已经在许多国家的网络媒体中推广开来。例如,拉脱维亚的一个网站发起了对当地取暖费和学费的众包调查;美国的非营利调查新闻网站Propublica发起了对美国2012年大选电视广告花费的众包调查;肯尼亚“目击者”(Ushahidi)网站通过众包调查模式来了解叙利亚内战的真相等。以上各种众包调查新闻的创新与实践,预示着这种新闻模式为未来新闻业的发展开辟了一个新渠道。(责编:斯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