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本无界,行销最有力!---创始人彭小东

新闻中心

周健工:主编将消亡 需具备产品经理思维技能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3-08-27 * 浏览 : 0

        文/周健工 福布斯中文版杂志, 福布斯中文网总编辑  

           刚过完年,唱衰传统媒体的声音一阵紧似一阵。  诅咒纸媒的声音已经不新鲜了。这一回,是为传统的媒体组织敲响丧钟——等级制、集中式的媒体组织机构。  一部媒体发展的历史,大众传播的历史,就是技术变革的历史,无需赘言。回顾一下互联网对媒体的影响,把新闻从报纸搬到网站上,传统媒体就开始走上了一条自我颠覆的不归路。  互联网赋予读者进行内容创造、分享与传播的权力。出现了一批用户产生内容的网站,与记者编辑竞争。社交媒体更是从规则和机制上“消灭”了传统媒体中的记者和编辑,以至主编。微博是用户与作者完全融为一体的平台。  

                由于移动互联网技术的普及,目前出现了较多聚合类的产品。一种是文科生干的,传统新闻从业人员出来做的博客,它用传统的编辑手法,对现成的内容进行再加工,再放回社交平台上传播。  另外一种走得比较激进,是理科生干的,用技术的手段对信息进行处理。如手机上出现的大量新闻聚合类,不仅量大、速度快,而且有些已经开始定制化、个性化。而一些投资类网站,在处理海量金融信息方面显出独到的优势。  还有更多的技术在后面等着,如机器学习(machine learning), 数据库知识发现(knowledge discovery in databases (KDD))以及已经变得通俗了的数据挖掘(data mining),所以这些,都将会进一步重新定义新闻和内容,以及媒体本身。  内容的价值是永恒的,但是,内容本身如何演变?内容由何产生?谁拥有内容的价值?传统的媒体组织越来越“失控”。在我看来,直接受到冲击的并不是媒体、内容甚至新闻本身,而是媒体组织的变革。  象征传统媒体的,莫过于主编这个职位了。它是传统媒体等级制度中位居最高的一层。正如巴菲特曾经一度为什么对收购报纸那么着迷,因为“传道、扮演警察、同时又能像收银员一样收钱。而这个完美的事业就是报纸。”   

               显然,这个“完美的事业”正在被催毁,首当其冲的,是不是主编这个位置行将消亡?  过年期间,一位创业者通过微信与我交流自媒体和媒体博客(主要是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科技博客)对传统媒体的冲击——做网站、玩微博微信、做移动终端杂志与网站,报纸和杂志一样不少,但仍然无法摆脱传统守旧的形象。  知名电视人杨锦麟,放着香港一家电视台执行台长位置不做,60岁了,辞职为腾讯视频做一档个人主持的节目,这是什么精神?自媒体精神。显然,台长(主编)贬值了。  还有,美国华尔街日报的科技博客AllThingsD,在华尔街日报内部孵化长大,但创始人斯韦什( Kara Swisher)和莫博士(Walt Mossberg)却有很大的自主权,甚至与公司之间签有合约,如果华尔街日报的母公司新闻集团要出售这个知名博客的话,还需要博客写手的同意。在这里,我们看不到报纸主编的影响力。  在传统媒体组织中,个人的权力在增长,越来越多的价值来自个人,而不是媒体机构。  不仅科技博客(主要是TMT领域),如果有写作技能与权威行业信源,政治博客、体育博客、娱乐博客等都会兴起。我们看到,这些媒体资产的价值,与个人的关系超过了与其所属媒体机构的关系。  

                    传统媒体的集中式生产与传播方式引向分散化与分布式。掌管传统媒体内容及内容创造者的主编,集中式管理采访、写作、发布过程的主编,正在变得名存实亡。  我的同事,福布斯美国版的德沃金(Lewis D'Vokin),是再造福布斯杂志与电子媒体的颠覆者,他已经不再称自己为主编,而是首席产品官(Chief Product Officer)。  如果固守纸媒时代的集中式内容生产方式,或者把这种组织方式延伸到新媒体,一大批主编将无法生存。不在新的媒体环境下与时俱进,一批主编将会死去,披着主编的外衣在新媒体时代活下来的,迟早也是皇帝的新衣。  

                 我以前一直以为,中国的传统媒体市场一直没有真正发育成熟,在中国的特殊市场与监管环境下,纸媒还有生存的理由和空间。三年前我曾写过一篇文章《报纸不会有末日》,报纸是“一种代表了公民、社区、文化、文明、民主的产品”,只要社会还在向那个方向进步,报纸就会有生存的空间。  但是技术改变了这一切。在比特世界里,技术想要那样一种产品。结果,中国的报纸在原子世界里还没有发育成熟的时候,已经面临生存危机。传统的媒体组织方式开始消解。  主编需要重新定义。他们仍然会扮演意识的灌输者,稿件的枪毙者,内容的审查者,但会越来越困难。他们不能决定头条,权力已经被用户剥夺了。主编甚至也不能 决定栏目的设置,因为读者可以用智能手机和算法为自己定制 。用户手中握有更多的投票权:是否在社交媒体平台上转发。越来越智能化的机器可能是更好的主编,它将能发现每一位读者在不同情境下所需要的不同内容。  

              读者转为用户,介质变得智能,写作结合编程。主编的一些技能已经算法化了。也许将来有一天,主编的工作方式,可能不再单纯地使用文字,而是学会驾驭代码来制作新形式的内容,管理信息流。  在新的媒体生态环境下,尤其是在迅速的变化中,好的主编要成为好的产品经理。在社交媒体和移动互联网盛行的今天,传递好的用户体验,主编需要具备产品经理的思维和部分技能。 

               好的主编是“协助人们讲述自己的故事”。好的媒体将成为信息的集成者与管理者——利用各种社交、搜索、移动的工具与平台,并且主动利用强大的计算能力实现为读者的个性化与定制化需求。  总的趋势,是媒体内容及其价值日益向众包式、分享式、分布式演变,而技术为这一进程提供了可能和不断拓展新的边界。  传统的媒体人,仍有可能是最有价值的信息流的节点。新的媒体生态环境,并不意味着他彻底埋葬传统的媒体的一些最基本的准则,而是寻求与社交、移动、智能的融合。  在缺乏传统媒体的成熟发展的前提下,尤其是基本的制度和专业并不完善的前提下,媒体从原子世界跨入比特世界,将对媒体新的商业模式和价值创造带来风险。许多新媒体尽管花哨和极客,可以哗众取宠一时,但终将无法获得真正的价值。  

                  为传播而传播的媒体将泡沫化、混沌化、沉渣化。那些能实现传播的可溯源,核实与判断信息的真伪,尊重信源、原创与版权的媒体精神,才能是媒体的价值。技术 帮助更好地实现这些精神,而不是摧残它们。来源不明的信息是没有价值的。看下维基百科是如何把每条信息的来源标注得清清楚楚的吧。  新的媒体生态已经形成,媒体组织要么进化,要么淘汰。一些主编会死去,但“那些没有杀他们的,让他们变得更加强大。”本文来源:周健工新浪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