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本无界,行销最有力!---创始人彭小东

石油化工

一流人才不想做新闻 好的记者都是啄木鸟

* 来源 : 媒无界网 * 作者 : 媒无界 * 发表时间 : 2016-09-03 * 浏览 : 7

一部记录白岩松央视成长历程的新书《一个人与这个时代》近日由上海交大出版社出版。在新书发布会上,谈到新闻从业者,白岩松给自己两个定位——知识分子、啄木鸟,“好的记者都是啄木鸟,而不是喜鹊,不是天天让人开心。而知识分子天生就应该是从‘小我’中能有所跳离,去关注一个时代,忧心忡忡地看到很多问题,并希望它改变,社会也因此变得更好的一群动物”。

对于当下整个传统媒体行业的状况,白岩松接受专访时称,他每天逛报摊,很清楚现在大家还能投入多少去做有深度的报道,在传媒行业面临生存压力下,他最担心的是新闻人还能不能守护自己的核心价值。

◎回顾一十年成长路

“新闻越来越不是一流人才向往的地方”

《一个人与这个时代》是上海交大出版社“华语名主持人丛书”的开篇作,未来将推出朱军、曹可凡等人的作品。中国传媒大学老师邹煜为这本书进行了一年的准备、五个月深入采访,记录了白岩松在央视的二十年成长历程,试图展示近二十年的社会时代史和中国电视新闻发展史。

白岩松把这本书看做是一个备忘,回顾二十年中投入时间和感情最大的是《东方时空》。“开播时我只是个小伙子,《东方时空》的开播拉开了整个中国新闻巨大的变革,但现在大家都已经陆续老去。新闻也越来越不是一流人才向往的地方了,大家现在更愿意去中石油、中石化、中国移动。”

外界给白岩松贴了很多的标签,在白岩松看来,他是随着岁月不断累加名声的“既得利益者”。“什么都不拥有时拥有的是自由,岁月累加了很多名声,你开始成为既得利益者。我从20多岁走到今天,就是我那个时代的既得利益者,具有开疆破土的理想主义色彩,我是被他们扶持着一路走过来。与其对他们说感谢,我不如以加倍扶持的方式面对今天的年轻人。希望今天的既得利益者回忆自己年轻的时候、理想旗帜飘扬的时候,能够为今天的年轻人多做一些事。”

◎定位新闻从业人员

“拿自己当无冕之王试试,打你个乌眼儿青”

就当下新闻从业者的处境,有读者问白岩松对记者信任危机的看法,白岩松说:“类似于记者被利益捆绑的事,过去有,现在有,将来还会有。尊严感看用什么衡量,用工资衡量的话,全世界大部分的国家新闻从业者的收入水准都排中下,没有排靠上的。”

他认为,新闻人的收入不光由工资决定,“它是三份工资,第一份是人民币、美元或欧元,谁也不要饿着谈理想。第二份是情感工资,有一帮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做这个事情,前仆后继。第三份工资是种信仰,你相信新闻还会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它能让人生不太枯燥。少有一个行当像新闻,树欲静而风不止,永远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而且新闻会给人一种没大没小的幻觉。”

白岩松强调,他使用了“幻觉”这个词,“经常有人说新闻记者是无冕之王,我从来反感这句话。你拿自己当无冕之王试试,打你个乌眼儿青。我觉得新闻人就是社会这座大城市的瞭望者”。一个新闻人应该有个什么定位?白岩松给自己的定位有两个,一个是知识分子,一个是啄木鸟,“我认为好的记者都是啄木鸟,而不是喜鹊,不是天天让人开心。而知识分子天生就应该是从‘小我’中能有所跳离,去关注一个时代,忧心忡忡地看到很多问题,并希望它改变,社会也因此变得更好的一群动物”。

◎关注新闻核心价值

“有多少传媒还投入做更有深度、质感的报道?”

对于传统媒体的困境,白岩松认为,除了受到新媒体冲击等老话题,传统媒体还受到各种压力。“有多少传媒在生存的压力下还投入做更有深度、质感的报道,这是我更担心的,你的最核心的价值有可能丧失。当你不能提供最有价值、有厚度的内容,在全民皆记者的时代,跟所有拥有手机的人有什么区别?”

对于如何更直接地理解新闻“核心价值”,白岩松说:“举例来说,跟过去比,现在很多传媒比如纸媒广告量有所减少。我每天逛报摊,你难道没有发现在目前的纸媒中,有投入的报道在明显减少,这是一个最核心价值观的丧失。”从节约成本的角度谈“纸媒进行互联网转型”,白岩松是持怀疑态度的,“我认为向互联网转型这句话是挺可疑的,纸媒首先要做好纸媒核心的东西”。

白岩松表示,纸媒不该变成资讯供应商,“今年我去德国时,最大传媒集团的老总每天早上依然看报纸,他说不是看资讯,而是看经过了一夜新闻的发酵。资讯经过了一夜的互联网、电视广播的报道,人们早已知道这个事情本身,第二天早上翻开报纸的欲望是什么,是了解这些事实的本身吗?是你穿透了事实提供了更多不一样的东西”。

◎未来将研发新栏目

“先以纪录片的方式拍一个月,再坐下来访谈”

有质感、有深度,能体现新闻人的核心价值,也是白岩松一直追求的。在这本书中白岩松也透露了今后的一些打算,他说:“评论员这个角色我会一直做下去,但是这只会占百分之六七十的精力,剩下的精力会去做新栏目的研发,去关注这个时代的其他因素,比如人的生存状况等。”

对于这个新栏目,白岩松说:“我觉得有很多好的东西大家都没有做,也许我有机会,因为我可能有说服别人的能力,比如说投资,或者是优秀的团队等等。我当下最关心的是人的内心和精神。这个时代最重要的是人,大家都会有各自的焦虑,每个生命都在挣扎着、思考着、调和着、磨合着。”在这个节目中,白岩松会深入采访一些名人,同时栏目的风格也要具有娱乐精神,“可以领一时风气之先,逗大家一乐,我认为娱乐永远是主旋律,但是主旋律的下面是否应该提供一些这个时代大家更关心的东西。一个人不管有多么大的知名度,但是思考的问题跟你是有共鸣的,甚至能够给你提供部分的方法和解决答案”。

就新栏目的进展,白岩松说:“在紧锣密鼓(地筹备),但不会立即展现在大家面前。我有一个想法,现在我们很多的人物访谈节目把人按在那儿就聊,在象牙塔里头。但是这个人是什么生活状态,和这个时代是什么关系?没有深入去考虑,我要做的话,对一个人的采访,先以纪录片的方式拍一个月,再坐下来访谈。”(责编:刘 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