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本无界,行销最有力!---创始人彭小东

石油化工

美国杂志领域:女编辑为何不敌男编辑

* 来源 : 媒无界网 * 作者 : 媒无界 * 发表时间 : 2016-09-03 * 浏览 : 4

近年来,美国各大男性杂志频频出现在各类奖项提名上,女性杂志则长期遭到忽视,鲜少受到各大奖项的青睐。难道没有一名女性杂志编辑能达到奖项标准?原来,这些奖项的标准都是严肃性新闻报道和高端深度新闻报道,而在这些方面,女性杂志都不及男性杂志,并不关女编辑的事儿。 据美国《新共和》杂志报道,近年来,各大男性杂志频频出现在各类奖项提名上;相比之下,女性杂志则长期遭到忽视,多年间鲜少受到各大奖项的青睐。   

               《Port》是在英国发行的一本男性季刊杂志,其最新一期封面主题为“平面媒体的‘全新黄金时代’”,由6名白人男性编辑拍摄主题照片。然而正是这张照片,在数个女权主义网站上引来一片指责声。此事缘何而起?《新共和》分析主要有以下两个原因:   其一,一张普普通通的照片却点破了新闻行业一个潜规则:出版物的“思想首领”——总编,几乎清一色地全是白人男性;其二,仔细深究后不难发现,6名主编中,5人都是“大众利益刊物”的编辑,比如美国著名男性杂志《GQ》的编辑。然而在有些读者看来,这是对女性杂志的歧视。   难道真没有一名女性杂志编辑达到该标准?对于这个疑问,《Port》总编丹·克罗(高加索白种人)随即作出了回应;“我曾邀请《Vogue》杂志编辑安娜·温图尔拍摄专题照片,但她拒绝了我。”   然而,读者们始终心存疑虑:难道女性杂志真不及男性杂志和大众利益刊物的影响力和重要程度?   

               美国杂志编辑学会(ASME)是美国最具影响力的杂志媒体组织。在过去的30年中,美国年度最佳杂志奖(NMA)多项奖项提名中,女性杂志仅仅获得过几次“写作类奖项”提名。在长达10年之久的时期内,没有一本女性杂志获得过“最佳传略写作”提名,而《GQ》和《Esquire》等男性杂志却多次获得提名。而且,女性杂志近30年,从未获得ASME“最佳报道”提名;近20年未获得“最佳小说”提名。尽管颇享盛名的女性杂志《Elle》和《Vogue》在“文学与电影评论”领域的表现一直极为出色,但近10年间,也不曾受该奖项青睐。《Elle》也只是得到了“2013年度最佳专栏和评论”奖的认可而已,其它女性杂志则完全不被重视。   当被问及为何奖项设置待女性杂志如此不公时,ASME董事长席德·霍尔特回应道:“文学新闻重心并不在女性杂志编辑身上,因此这类杂志很难获得提名。”但他补充道,绝不怀疑女性杂志编辑的能力,他还提到《Glamour》杂志曾荣获“2010年度最佳杂志”殊荣。   随后,霍尔特表示:“奖项颁发是由评审人员定夺的,我无权评头论足;但是在评审队伍中,来自女性杂志的评审人员,却远远多于男性杂志,并且这些编辑被分配到各个文学新闻的评审小组中。”   因此,对疑问的唯一合理解释便是:女性杂志达不到奖项标准。但所谓的标准又是什么?   分析当下报刊界的评奖标准,不难发现有两项主导准则:  

               首先,在“严肃性新闻报道”领域,女性杂志总不及男性杂志,无法得到同等的重视与尊敬。例如,许多女性记者不愿在女性新闻这条路上长久发展下去,她们普遍认为这条道太窄,不利于未来的职业发展。珍妮特·雷特曼为《Rolling Stone》、《GQ》和《Men’s Journal》这些男性杂志撰稿,但她拒绝为女性杂志撰写任何文章。据此她解释道:“我从来都不是、也不想做一名‘小女人’,更不可能撰写‘小女人的故事’;现实很残酷,这类女性作家像被困在一个闭塞的小圈子里,永远也跳不出来。”   

            其次,在“高端深度新闻报道”领域,与男性杂志相比,女性杂志则难以望其项背。它们很少刊登高学术水平、内容翔实的长篇作品或小说。以《Harper’s Bazaar》这一女性时尚杂志为例,选其最新的专题报道来看,最长的一篇也不足4000字;与之相比,《Esquire》这本具有80年历史的老牌男性杂志,自2006年以来定期发表5000-8000字数的长篇文章。且每当涉及重大主题事件,男性杂志总能刊载更多的环球话题文章,这是女性杂志难以匹敌的。而如今亦不难发现,女性杂志几乎很少刊登小说了。   近100年间,女性杂志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传播社会文化到传播消费文化。   

          其实,20世纪初期的女性杂志完全不同于当代杂志,它们不仅主打严肃性小说,而且时常刊登各类散文、诗歌及艺术体裁文章,同时涉及有关社会、政治、文化主题的长篇论述。并且,以前的广告肯定出现在杂志末页,而如今的杂志广告却与报道内容融为一体,价值不菲的手表、靓丽的服装等随处可见。   20世纪50年代,男性时尚杂志的先驱《GQ》和《Playboy》出现在人们视野中;这两本老牌男性杂志刚出道,便将自己定义为“严肃性新闻报道裁决人”。同时期,女性杂志已不再走“脑力创作”路线,男性杂志则牢牢地主宰着严肃性新闻市场。   

        其实,女性杂志风格的突然转变,不仅仅是因为广告的入侵,更重要的是在于其读者对这样的文章失去了兴趣。以《Mademoiselle》女性杂志为例,其主要刊载知识分子青睐的小说、文章等,但早在2001年就宣布停刊了。   但是,女性杂志发行量与广告投资却令各大男性杂志望尘莫及。   

              无论女性杂志风格如何变幻,其都在报刊界享有崇高地位。《More》杂志的主编莱斯利·简·西摩指出,在杂志发行量和广告投资方面,女性杂志始终以其不可阻挡的优势压倒男性杂志,而这才是衡量杂志影响力的真正标准。至于女性杂志为何不受ASME奖项青睐,西摩则说道:“奖项评选始终存在偏见,似乎女性杂志所刊载的内容总是不及男性杂志的那么有价值;或许是因为,女性杂志很少涉及调查性新闻报道。”(责编:许 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