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本无界,行销最有力!---创始人彭小东

政策法规

英国新闻行业怎样整改自律机构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2-11-30 * 浏览 : 0

新闻投诉委员会究竟是什么呢?它发挥过什么作用,为什么要解散呢?解散后,谁来监督英国的新闻行业?

  投诉委员会的前世今生

  新闻投诉委员会成立于1991年,成员包括各大媒体机构的代表,是英国报纸杂志的自我监督机构。

  委员会的前身是新闻委员会,成立于1953年,旨在维持新闻界道德标准。新闻委员会同样没有法律上的约束力。在上世纪80年代末,一些报纸违反了这些标准,还有一些报纸也对委员会表示不满。

  在这种情况下,英国内政部开始研究是否应建立一个具有强制约束力的新的机构来取代新闻委员会。内政部决定,用18个月的时间让这个自我监督机构证明它的作用,否则它就会被一个具有强制约束力的机构取代。

  各大报纸杂志为避免被外部势力影响,便成立了新闻投诉委员会并颁布了从业行为准则。委员会可要求媒体就错误登报道歉,但无权“开罚单”。该委员会成立之初接手的第一个案件是约克公爵的投诉,他认为一些报道侵犯了他年幼子女的隐私权。这个案子被顺利解决,为委员会赢得了声誉。

  在2006年,新闻投诉委员会总共收到投诉3325个,其中2/3是关于报道失实的,1/5是关于侵犯隐私的。90%的投诉者都得到了满意答复。

  2009年,委员会收到的投诉数量创下纪录,总共25000多个。

  2011年,Northern and Shell集团宣布退出委员会,之后《每日快报》《星期日快报》《OK!》杂志等一些八卦刊物不再受新闻投诉委员会监督。

  而委员会的做法也日益受到质疑。2011年2月,该委员会决定,微博上面的信息可以被认为是博主公开的表示因此可以报道,这一规定遭到了包括《卫报》等主流媒体的攻击。

  另外,工党议员克莱夫·索利指出,新闻投诉委员会中没有消费者代表,这是一个“很大的失败”。一名叫尼克·戴维的记者在他关于英国报刊传媒的著作《Flat Earth News》中指出,很多投诉都没有得到投诉委员会的受理。而英国非盈利媒体机构MediaWise Turst基金会表示,这个所谓了自我监督机构只帮助富人,而忽略穷人的诉求。

  轰动世界的媒体界丑闻

  真正导致新闻投诉委员会解体的是轰动全球的英国“窃听门”丑闻。

  2011年夏天,新闻集团旗下国际新闻公司管理的《世界新闻报》曝出非法截取、窃听私人电话信息的丑闻,众多名人与社会事件核心人物被发现电话、邮件等被监听和偷看。英国首相卡梅伦7月授命上诉法院法官布赖恩·莱韦森领导针对电话窃听案件进行调查。

  继《世界新闻报》被迫关闭后,国际新闻公司管理的另外几家报纸也被曝涉嫌非法获取新闻信息,其中包括《太阳报》《人民报》和《每日镜报》等。

  2011年11月至今,《太阳报》10名现任或前任记者、数名警员和一名国防部工作人员因涉嫌非法新闻消息交易而遭逮捕。有英国媒体报道说,媒体窃听行为的受害者可能多达4000人。调查可能会持续很长时间。

  在此背景下,不少人指责新闻投诉委员会监管不力,要求解散这一机构。英国议会形容委员会“毫无作用”,其作用相当于一个“巧克力做成的茶壶”。而卡梅伦则认为在“窃听门”事件中,该委员会没有发挥足够的作用甚至缺位,人们普遍认为这样的表述是在暗示新闻投诉委员会该改革或者被替代了。

  主持调查这一丑闻的法官莱韦森今年1月明确表态,应当彻底整改新闻自律机构。莱韦森认为,媒体自律机构应保持独立性,反映公众需求。

  在“窃听门”调查中,新闻投诉委员会前官员蒂姆·图尔明表示,委员会当初应该就记者非法窃取新闻一事和报社高层进行沟通。图尔明任职期间《世界新闻报》前王室新闻编辑克莱夫·古德曼和私家侦探格伦·马凯尔因窃听事件东窗事发而入狱。图尔明为此深表“遗憾”,因为委员会没有为有些媒体窃听的受害者伸张正义。

  而2011年才辞去主席职务的巴斯科姆男爵夫人则称她在“窃听门”事件中被世界新闻集团所误导,“因此我相信了他们告诉我的一切。”她说。“在整个过程中,我感到束手无策,只能通过给编辑们写信询问有关情况,有一两个编辑甚至不屑于回信。”

  英国新闻监管路在何方

  英国新闻投诉委员会不久前宣布,正加紧制订计划解散机构,同时筹划组建新机构。委员会没有公布时间表。

  新闻投诉委员会主席戴维·亨特在接受英国天空卫视采访时表示,他们也认为建立一个新的有法律效力的机构十分必要。

  “我们现在在听取各方声音,希望能够形成一个所有人认可的独立的自我约束体系。”他说。

  谈到新的监督机构,亨特呼吁赋予新机构更多实权。

  曾经宣布退出投诉委员会的的《快报》和《星报》重新考虑加入新的监督机构。新的机构将使用旧委员会的原址,它的名称还没有决定,正在广泛征集意见。但是亨特称原有的一些部门将被保留,包括投诉处理服务系统。

  “使用过这些服务的80%或者85%的人都认为它很有帮助,因此我们有必要保持。”他说。

  亨特透露新的监管机构将包括三个部分:一个负责标准制定与遵守,一个处理投诉,另外一个提供法律解决方式。然而,很多操作层面的具体问题还没有解决。

  媒体业法律专家安德鲁·特里披露,各方还没有敲定新媒体监督机构的具体职能和权力。“亨特承诺集思广益……(新机构将)既保持公信力,又能让媒体接受。”

  另外,关于机构的权利范围还没有定论,比如是否机构有权让某个诉讼当事人接受其仲裁,而不是一定要与被投诉的报纸对簿公堂。

  《金融时报》编辑莱昂内尔·巴伯认为,自我约束的仲裁机构对于很多作为诉讼者的大的公司是没有用的,他们能让报纸花费巨款在打官司上。

  法官莱韦森被认为将在今年10月发布调查结果。很多人支持新机构具有做出法律仲裁的权利,可以强制性规定对新闻媒体进行约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