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本无界,行销最有力!---创始人彭小东

政策法规

“明星限薪令”重提:会否带来业内震荡

* 来源 : 媒无界 * 作者 : 媒无界(全球研究院) * 发表时间 : 2016-08-26 * 浏览 : 0

曾经一度被热议的“明星限薪令”话题近日再次受到关注。

  早在2014年,微信公共账号“娱乐on call”就曾爆料称“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或将于当年12月出台“明星限薪令”,对演员片酬进行限制。

  “限与不限”的争论声一直不绝于耳。不过,无论交锋多激烈,都是出于对电影产业的深切关注和理性思考。就电影业而言,“限与不限”并不是一道简单的选择题。

  国外“限与不限”间的博弈

  片酬是中外电影业永恒的话题之一,合理的片酬结构对产业发展的保护和推动作用则是业界的共识,来看看歪果仁是怎么玩的。

  好莱坞:限低不限高 大牌明星片酬构成多样化

  美国演员限低主要依靠工会的力量。相当一部分演员加入了演员工会,工会明确规定了不同剧种、预算和角色演员的最低薪酬。但对于那些未入会的小成本影片演员,他们的最低薪酬无法依靠工会得到保障。

  工会发布的合同会明确保底工资的标准,例如出演电影和电视剧演员在2013年日薪不得低于859美元;每集时长在半小时至一小时之间的电视剧,普通演员在2013年每三日拍摄薪酬不得少于2173美元,特技演员2013年每三日拍摄薪酬不得少于2347美元。

  大牌明星的收入可能会很高,这取决于他们与制片方协商的结果,除了片酬之外,演员还会分到不同比例的票房分成。一般来说,好莱坞几大片商愿意为明星和导演总体留出的最大分成比例是25%。

  韩国:片酬分级,总体不高

  韩国演员的片酬呈“两极化”倾向,A级明星的片酬最高,如2014年片酬最高的金秀贤,平均每集最高可得到1亿韩元左右(约合人民币56万元),李敏镐每集约8000万韩元。全智贤每集在7000万至8000万韩元。B级演员,每集一般1000万至2000万韩元,C级更少,甚至收入还不如普通工薪阶层。

  不过,总体来看,韩国演员片酬比同级别的中国演员低很多。2014年创下韩国有史以来观影人次纪录的《鸣梁海战》的导演金汉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韩国演员成本只占了电影制作费用的10%。

  PS:据悉很早之前韩国演艺圈就已经把“限薪令”搬出台来了。当年的韩剧因为明星片酬节节上涨,导致电视剧的制作费激增,电视台为开源,开始滥接广告搞置入性行销,还减少了其他的制作费用,导致电视剧整体品质下滑厉害,最后在2007年,由韩国各大制作公司组成的韩国电视剧制作公司协会,针对韩国电视剧市场规定,所有韩剧演员的酬劳不得超过13万韩元/集。

  印度:依预算和知名度而不同,受票房影响大

  印度宝莱坞电影风靡全球,明星片酬主要受电影预算以及演员自身知名程度影响,以一定标准上下浮动,这个标准由市场决定。

  宝莱坞明星分为A级、B级和一般及其他级别,A级明星片酬在1亿卢比(约合人民币1000万)甚至更高,他们的片酬大概占到电影票房的15%到20%左右;B级的明星片酬在1千万卢比到1亿卢比之间;一般的电影明星或者新人主演,片酬在几十万卢比到一千万卢比不等,这不是铁律。

  更为重要的是,根据业内不成文的规定,明星的片酬一般不超过电影票房的20%。

  国内“限与不限”间的争论

  国内电影产业近五年的高速发展,带动经济体量迅速扩张,一线明星片酬的涨幅也远超房价增长。而其对产业发展的利与弊,引发了广泛争论。

  赞成“限”,更多是从电影产业长远发展的高度审视,选取不同角度,历数天价片酬对制作成本、影片效果、薪酬结构、商业风险、社会价值观等方面所带来的不利影响,可归纳为以下“5宗罪状”:

  导致制作成本失衡,影响影片质量的提高

  普遍认为,当前我国一部影片主要明星的片酬能够占总体投资50%以上,更甚者占比高达70%。而当代电影工业的制作参与者,涵盖编剧、导演、摄像、场景、道具、服装、化妆、特效等多个工种,所剩无几的资金要偿付所有人的薪酬,只好因陋就简,加大了粗制滥造的风险,影片质量提高更被束之高阁。

  导致影片效果受限,影响观影体验的改善

  被海量吐槽的“五毛钱特效”是最突出的表现。花同样的价钱进影院,一个银幕上是好莱坞大片特效的细腻逼真、如临其境,另一个银幕则是国产动画片的既视感、浮夸华丽风,哪个更“值”?人家拿几个亿去做特效,国内却只拿几百万。面对高额的特效制作费,畸高的片酬使本就有限的总投资越发无力。

  导致薪酬差距悬殊,影响演员群体的培育

  演员薪酬存在差距是必然的,但明星薪酬占比过高,导致其他演员薪酬被压缩。相比之下的微薄收入和不合理的差距,可能威胁到演员群体的基础。而且,没有普通演员阶段的磨练,单纯靠“制造”产生的明星能亮多久,也让人担忧。

  导致商业风险加大,影响投资热情的提升

  资本的原始动机是实现增值,商业风险会决定投资意愿。因此,可控的商业风险是电影业吸引更大投资,保持产业快速发展的重要条件。虽然屡有爆款电影刷新票房纪录,但是启用大卡司,而票房惨淡、血本无归、哭晕片商的影片似乎更多。

  导致商业气息加重,影响综合效果的发挥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4年10月的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就曾强调,一部好的作品,应该是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同时也应该是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统一的作品。文艺不能当市场的奴隶,不要沾染了铜臭气。

  天价片酬提高制作成本后,片商为实现盈利,会在影片中加入更多的商业考量。同时,明星“一片暴富”的心理震撼,也催生出一批青少年对明星的“拜金式”崇拜,影响正确价值观的形成。

  赞成“不限”,则更多从电影业发展现状的视角观察,切换不同立场,力陈天价片酬明星与影片营销、票房号召力、职业吸引力、市场经济规律、国外明星薪酬等方面的契合,主要可归结为以下“5大合理性”:

  1.明星是影片宣发的金字招牌

  2.粉丝经济是电影票房的基本保障

  3.高回报铸就演员的明星梦

  4.市场供求决定明星价值

  5.和好莱坞明星薪酬还差得远呢

  “明星限薪令”的理想方案

  明星片酬是否合理,不仅直接影响明星群体,而且会涉及影片质量、号召力、票房表现,甚至影响影迷培养、观影文化等深层次问题。单纯依靠某一方的权威或努力,无法彻底消除其不利影响。

  当前,能够直接对天价片酬产生影响的主体,主要包括:监督管理部门,即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内设机构电影局(以下简称“电影局”),行业自律组织,主要指中国电影制作人协会(以下简称“协会”),影片制作方,即各电影公司(以下简称“制作方”)和明星等四类。

  电影局:注重调研指导,坚守监管底线

  “承担电影制片、发行、放映单位和业务的监督管理工作”是电影局的主要职能之一。通过深入调研,实时掌握电影行业运行动态和发展动向,重点关注影片意识形态导向、产业深化改革的困境与阻力等领域,注重了解包括天价片酬在内的产业热点和难点问题,适时进行业务指导和行政管理,是落实监督管理职责的应有之意。

  具体到明星限薪令问题,主要宜借助协会进行宏观调整与指导,倡导影片理性投资和行业良性运转。但是,倘若片酬畸高足以阻碍行业健康发展、扰乱电影市场,则宜责成协会开展调查分析,并在汇总研判的基础上坚决出台规范性文件,确保电影产业发展。

  协会:加强协作与研判,凸出自律实效

  面对明星限薪令问题,制作人掌握影片片酬的真实第一手资料,有条件通过协调、调查和组织研讨等形式,在天价片酬阻碍电影制片业改革和发展之时,及时发现、研究并提出对策。在具体对策上,限薪令、票房分红和NBA的奢侈税都是值得借鉴的。电影制片业的自省与自律才是抑制片酬飞涨、保持行业良好态势的关键。

  制作方:增强投资理性,树立电影工业化意识

  制作方对天价片酬的感情是复杂的,既有对明星票房号召力的满心期待,又有以明星为筹码搏一把的心理,更夹杂着无奈与习以为常。过分依仗明星效应,导致在制作阶段的主要演员片酬占比接近70%,不免超出理性范畴而趋于明星狂热,不但可能致使其他合理费用大幅削减而严重影响影片质量,还会招致利用粉丝圈热钱的骂名。

  当代电影作为工业化产品,需要每个工种发挥应有作用,才能为电影质量和预期票房打牢基础。转变“唯明星论”意识,树立电影工业化意识是时下制作方不应忽视的。

  明星:加强自我修养,铺筑事业常青之路

  “文艺不能当市场的奴隶,不要沾染了铜臭气”,同样适用于明星。其中含义显然不是让明星当电影“义工”,而是强调商业性与艺术性的均衡,不能只向“钱”看。其实,片酬确定的变通方式,中外早有实践。无论好莱坞、还是黄晓明、黄渤、文章等国内明星不拿或拿基本片酬,然后拿分红同样赚得盘满钵满,更显示出一种与影片共进退的自信与担当。 同时,在好莱坞大牌明星并不意味着片酬就一定很高。对于一些名导演拍摄的小成本影片,或者演员本人感兴趣的低成本剧本,他们宁可少得到片酬也愿意参与其中,一旦这些影片取得出色的票房,演员仍可以得到不少收入。片酬收益与艺术追求本不是对立的,完全可以达成均衡。

  更应看到,令普通人咂舌的片酬很难不对明星精力和时间的分配产生影响,用于艺术修养精进上的不免受到挤压。

  天价片酬及其引发的一系列问题,是电影产业体量快速膨胀、利益驱使下热钱大量涌入催生出的阶段性现象。相信不管是否正式施行,“明星限薪令”的理性之光都会为我国电影业的发展增添一分明亮。而在各方的关爱和努力下,随着产业和市场走向成熟,“明星限薪令”将顺其自然。(责编:范世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