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本无界,行销最有力!---创始人彭小东

政策法规

广电媒体转型关键不是控制而是融入新媒体

* 来源 : 媒无界(全球研究院)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6-08-15 * 浏览 : 23

  不得不说,传统媒体的融合转型近期又成为热点。

  不仅有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新近出台的《关于进一步加快广播电视媒体与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意见》,提出通过持续创新加快推动广播电视媒体与新兴媒体深度融合,不断巩固壮大主流宣传思想文化阵地。

  在最新中办国办发布的《国家信息化发展战略纲要》中,也专辟章节提出“繁荣网络文化,增强国家软实力”,要求遵循网络传播规律,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有效整合各种媒介资源和生产要素。

  此外,网信办等政府机构则大力整治网络直播、网络虚假新闻、网络搜索、网络游戏、互联网电视。无论是在舆论层面还是实质性市场影响层面,都引起了轩然大波。

  再联系到习大大关于繁荣网络文艺的讲话,关于新媒体专网管理的6号令出台。可以说,一方面对传统媒体的融合转型操碎了心,另一方面则是对新媒体严加监管。

  在这一系列繁花似锦的政策出台背后,笔者看到的却是传统媒体转型难寻突破,崛起的新媒体势力已经形成“尾大不掉”之势。否则也就不劳烦政府隔三差五的就发个文,说明做的不到位嘛!

  难言的利好

  不可否认,上述一系列政策出台对传统媒体可以说是利好,接下来可以预见的是各种各样的财政扶持政策。

  但我们更需要看到的是,新媒体已经不再是边缘身份,而逐渐成为主流文化的一部分。试问,已经媒体化的BAT在舆论上的控制力又有多少传统媒体能够匹敌呢?

  在今天,宽带的用户规模已经超过了有线电视;在今天,A站、B站的有效用户已经超过了大部分卫视栏目;在今天,papi酱嗑瓜子的网络直播就可以吸引2000万用户。

  对于这种已经具有成熟形态和体量的新媒体,政府想在发布一系列政策的背后,所反映的是要利用它、融入它,最终成为它。

  因此,对于传统媒体而言,现在不是吸收、控制新媒体的问题,而是如何融入新媒体的问题。具体到广电新媒体领域,是如何能够成为网络视听传播的主阵地、主要参与者的问题。

  难解的命题

  但传统媒体转型这个命题似乎太难。

  首先,在商业视频网站愈加寡头化的背景下,广电新媒体所能调集的资源着实有限。爱奇艺的背后是百度,优酷的背后是阿里巴巴,腾讯视频的背后是腾讯,而乐视背后其实站着整个互联网产业资本。

  即使是被认为在广电新媒体领域最具领先性的芒果TV,即使它已经做的足够好,但其与第一阵营商业视频网站在用户覆盖、内容量、营收、估值/市值等方面的差距都是全方位的。

  其次,广电新媒体所能倚重的母体资源本身开始萎缩。与这些视频网站背后所站着的巨大入口、流量、资本以及能够从容进行商业模式创新相比,广电新媒体背后大多站着一个支持的母体电视台。

  但一个残酷的事实是,母体本身这几年已经开始生存维艰。根据CRT的最新数据,2016年上半年,所有频道级别的广告收入都在下滑。具体为电视刊例收入同比下滑3.8%,广告时长减少3.3%。

  视听新媒体是一个少有的需要持续十数年烧钱的行业,在母体自身开始陷入生存危机的时候,又凭什么能够持续不断给予新媒体业务进行输血?

  据某视频网站从业人士透露,他们已经按照广电总局要求与某互联网电视牌照商进行了合规性对接,但无奈对方审核力量有限,最终通过一键审核的方式来执行。这不是人的问题,这是体制机制的问题。

  第三,更为严峻的是,新媒体行业烧钱是一个相对概念。怎么理解这句话?互联网流量带来的烧钱效应只是表象,背后则是互联网企业基于流量的二次开发变现,比如付费、视频电商、影游互动以及更为广泛的IP化运营,这也是为什么商业视频网站纷纷投靠BAT大佬的原因所在,只有他们才能带来全方位的互联网生态协同。

  换句话说,人家可能压根就没怎么通过内容播出的“一次变现”实现营收平衡,而是有着其它赚钱门道。而这中间的每一步骤无疑都需要非常专业的力量,需要极具市场化的操作方式。试问,有几家广电新媒体有这个实力和能力做到?

  以如火如荼的网络付费视频业务为例,不要说5年以前,就是在2年之前,又有多少人能够预料到这些互联网视频企业在付费业务上获得如此迅速的进展?这当然不是凭空而来,而是“孜孜不倦”以用户为核心的水到渠成。对比一下发展了十多年的广电付费业务,中间的差别恐怕不仅仅是内容。

  政策繁花似锦的背后,是市场如此的如履薄冰,不得不说未来的路还很长。

  难说的未来

  从广电新媒体的现状来看,目前大家的希望也聚焦在以CIBN为代表的牌照商身上。但正如业内非著名毒舌苍老师所言,牌照商在与互联网视频企业的合作中处于弱势是不争的事实,后者脚踩N条船,对于牌照商来说已经见怪不怪了!

  广电新媒体这个局怎么破?说实话很难,否则也就不会有持续不断的发文,不会有大家集体的迷茫。

  但我们应该看到,视听行业在技术、市场、用户以及由此导致的政策层面的变化,对于“有为”的广电新媒体反倒是蕴藏着市场机会。以前在广电体制内所不能形成的市场化优胜劣汰所不能进行的体制机制突破探索,都可以借着外力的作用来进行。用句时髦的话讲,广电新媒体可以借此来一轮实实在在的供给侧改革。

  打个比方,以前是200家电视台分2000亿的市场蛋糕。现在即使市场蛋糕只存在1000亿,如果只有10到20家来分呢?这对于单一广电个体而言,其实反倒意味着更大的发展空间。前提是,你要做的足够好!

  对于广电新媒体而言,现在显然不能只指望政策,需要利用现有政策还有所倾斜下的时间窗口期加紧转型,需要借助现有的“乱世乱象”寻求更高层面的突破,构建自身从内容、网络、平台、运营到终端的体系,融入互联网中去。

  既然淘汰是必然要发生的,那就在如履薄冰心态下苦练内功,让自己不成为被淘汰的那一个,至少不是最先的那一个。(责编:张思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