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本无界,行销最有力!---创始人彭小东

政策法规

华商报深度部解散现场:说好的内容为王呢?

* 来源 : 媒无界网 * 作者 : 媒无界(中国)传媒观察 * 发表时间 : 2015-12-18 * 浏览 : 90
又一家纸媒深度部宣布解散。 今日下午,《财经》记者白兆东发布微博称:【别了,华商报深度部】从2013年开始,由于经营业绩下滑,华商报开始频繁换帅。但是,长期无争竞对手状态,让华商变的自信而迟缓,面对新媒体冲击束手无策。危逼之下,华商开始频繁裁员,做为华商报核心的深度部,今日获悉将宣布解散,曾经辉煌已成历史,望华商走出这个雾霾笼罩的冬天。 蓝媒汇第一时间联系到几位华商报深度记者,对方表示,“正在开会”。据了解,正在开的会正是解散深度部的会。 根据社交媒体传出的会议现场照片,与会华商报员工表情凝重,甚至有人掩面哭泣。

消息传出后,业界议论纷纷。@深蓝财经记者社区 表示,告别深度部,或许是传统媒体告别过去内容生产方式的一个标志性事件之一。如果能够借机,用适应互联网的形式,在了解用户需求的基础上改革内容生产,或许华商报重回春天! 但在前华商报首席记者刘斌看来,深度部解散不是华商报没落的标志,这样也未必不好,“华商报败在管理沉珂难消,转型亦举步维艰、行动缓慢,但是如果能解决这些问题,它依然很强势。现在它还是区域老大,许多外部的人唱衰它,其实是很不了解华商报。华商报曾抓住过中国的理想,与市民阶层同呼吸共命运,所以是区域老大。” 都说深度报道好,为何深度部频遭解散? @行者赵方 表示,“时政新闻干不过党报,突发新闻干不过微博、微信,跟风弄个APP想转型结果四不像,现在又把深度部取消了。狼没来,自己把自己先吓死了……” 今年5月末,《京华时报》深度部被撤销的消息被业内证实。此前《中国青年报》特别报道部、《北京青年报》深度报道版组等也因各式各样的原因而消失。如今保留深度报道的媒体已屈指可数。 在业界弥漫唱衰传统媒体的声音时候,10月23日,28位报社老总齐聚郑州,参加第二十届全国省级晚报(都市报)总编辑年会。在会上,围绕“持中知变”,诸多报社总编辑、总经理认为,内容为王的价值观并未改变,传统媒体的优势仍无可替代。 的确!比如在天津大爆炸事件中,新京报连续推出重磅深度报道,读者认可,也受到业界的肯定。新京报的深度报道,一直深受公众关注并广受好评。 既然深度报道喜闻乐见,为何媒体深度部却频遭解散? 有业内人士认为,不能否认深度报道的价值很大,但是一篇深度报道的成本过高,影响力一般的报社会因为太贵而做不起;另一方面,由于版权问题难以有效解决,也致使媒体做深度报道的动力大减,“都是为他人做嫁衣”。 曾经作为深度报道记者的刘斌表示,“传统媒体太地域化,深度报道瞄准国内的话,价值到底多大一直被猜疑”。 资深媒体人朱学东此前曾撰文认为,裁撤深度报道,表面上是砍掉了看似多余的奢侈品,实际上是砍掉了在新媒体时代市场化媒体尚存的竞争优势产品,砍掉的是自己的竞争力。 与感时伤怀者不同,有持乐观者态度表示,媒体解散深度部,并不意味着媒体不再做深度报道了,记者的职能也未发生改变,其象征意义可能大过现实意义,“如果有好的题材,相信媒体还是会坚持做深度;另外,还有很多有新闻理想的记者,也会坚持做深度。” 但是朱学东认为,“尽管今后这些媒体可能还会有深度报道,机构的裁撤,也会让职业和专业操作这些报道的动力欲望一起消减掉,逐渐悄无声息。” 上一次华商报受到业界关注,是因为华商报员工围堵报社。

华商报解散深度部门,与自身情况遇到困境有直接关系。

据媒体报道,“9月17日下午,西安,含光路边,《华商报》报社门口。人们拉着横幅,对着大楼示威。他们都接到了公司的裁员通知。现场并不吵嚷,没有人喊口号,但不满和怨气都写进横幅里:无良华商报,无辜裁老员工。”

另有消息称,同为华商传媒旗下报刊,《华商报》报社已于8月份大幅裁员,数个部门员工被整体裁撤。《新文化报》和《华商晨报》也已先期完成裁员数百人的任务。

刘斌认为,华商报经营一直比内容强,最近几年经营下滑,必然导致裁人,“在经营下滑的情况下,领导没有抓住根本,反而动内容体系,造成全体系动荡,人心思变。”

2013年,《华商报》原资深记者王歪,一篇《我为什么离开华商报》的文章曾火爆业界。他在文章中当时就曾给出了一些答案,他说:除了体制束缚,因为经营压力,报纸从一张新闻纸,变得越来越像广告纸。热线电话慢慢减少,记者开始追着网络、微博跑,第二天登出来的,都是剩饭。

这是《华商报》的现状,也是许多纸媒的现状!(责编:张思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