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本无界,行销最有力!---创始人彭小东

政策法规

各地广电纷纷结成区域同盟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6-05-05 * 浏览 : 0

  回顾有线电视的发展历史,中间交叉着无数影响行业走向的各种大小事件,比如政府对有线电视合法性的确认,20世纪末的三网融合定性、数字电视整转等。不过从产业重组层面来看,有两次重组对产业发展格局产生了重大影响。

  第一次是21世纪之初的台网分离,将有线电视台从有线电视网剥离进入电视台体系,电视台专注于内容,有线电视网专注于传输,由此从根本上决定了有线电视网的商业模式。

  第二次是从2005年左右开始的有线电视“一省一网”整合,经过十年时间将各地市网乃至县网整合进省网之中,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中国有线电视“四级办”结构。如果没有省网整合,中国有线电视行业在新媒体时代的竞争力会更加脆弱。

  而第三次无疑就是目前正在进行之中的有线电视网全国整合,虽然以国网为主体的网络整合举步维艰,不过近期确实已经看到了一丝曙光。常话短说注意到,近2年时间以来,各种区域性的广电同盟不断涌现。

  遥想民国时代,从各省独立到区域诸侯,最终回归大一统。从省网整合到区域性一体化,从区域性一体化再到全国一张网,这会是有线电视行业第三次重组的路径吗?

  今天,常话短说跟您一起来盘点那些区域性的广电同盟。

  1|西北五省同盟

  盟主:陕西?

  2016年3月4日,陕西广电网络发布公告称,为实现互联互通、共建共赢,资源共享,近日本公司与甘肃省广播电视网络股份有限公司、宁夏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青海省广播电视信息网络股份有限公司、新疆广电传输网络有限责任公司签订了《互联互通业务合作框架协议》。

  签约各方本着优势互补、互惠互利、共同发展的原则,结成伙伴关系,充分利用各自资源,进行全面合作,推动西北五省广电网络公司转型发展。

  协议规定:签约各方有权利在获得参与本协议其他省份的授权下采取合并用户资源的方式进行网络内容资源的引进;向他省收取传输线路和网络流量使用结算费用;向共享本省互联网出口和IP地址的省份收取出口流量成本结算费用。

  其它具体内容如下:

  1、传输网络互联互通

  各省光缆资源实现在省界交汇,共同投资建设 OTN 传输系统实现互联互通,为各省数据网络互联提供基础条件。

  2、门户网站镜像站点共建共享

  互联各方根据用户访问需求,可相互授权,采取合并用户资源的方式,共同引入门户网站建立镜像站点,向互联各省用户开放就近访问,优化网络感知品质。

  3、内容应用 CDN 节点共建共享

  互联各省通过相互授权,可叠加各省的用户资源与 ICP 谈判在本省建设 CDN节点,供各省调度使用。在各省部署的 CDN 节点,服务器数量和上联带宽应满足所有参与互联省份的访问需要。

  4、互联网出口共建共享、互为备份

  互联各方可将引入的各类互联网出口以及公网 IP 地址整合后作为优质资源共享给其他省份使用;开放各自互联网出口作为其他省份的备用出口,实现互联网出口带宽资源共享输出。

  5、云缓存系统共建共享

  互联各省统一建设云缓存系统,通过各自建设云缓存系统分节点、监控互联网出口流量的方式,统一调用缓存内容资源,异地备份存储缓存资源,从而实施缓存资源共享,节约各自互联网出口带宽,提升互联网内容服务质量。

  6、其他内容资源建设

  互联各方可在 IDC 建设、高清互动、云计算、智慧城市、大数据分析等业务方面进行开展交流合作。

  2|东北四方同盟

  盟主:吉林?

  2015年9月20日,地处东北的内蒙古、辽宁、吉林、黑龙江四方在内蒙古海拉尔签署了《四方广播电视网络互联互通合作协议》,四方将结成长期、全面的战略伙伴关系,在互联网、直播电视、互动电视、行业应用、信息服务等领域基础上进行深层次、全方位的合作,共同打造北方四省广电网络运行平台,开创广电网络业务发展的新模式。

  四方将从资源层、技术层、业务层、应用层、实施层和服务层开展全方位的合作。以高清交互业务及宽带互联网业务为核心、逐步拓展增值业务范畴,提升网络资源价值,联合创建应对竞争的合力,共同发展,实现社会效益、经济效益最大化。

  具体合作内容包括:

  互联互通光纤波分通道的建设与维护

  互为输出的互联网镜像内容服务资源建设

  互为输出的互联网缓存内容服务资源建设

  互为输出的广电互联网内容服务资源建设

  互联网出口引入、互为备份建设

  互为输出的视频内容资源建设

  互为输出的交互信息服务内容资源建设

  四方合作之后,将实现镜像网站的互补落地,资源共享、互为输出。四方将各自承担本地镜像服务器落地成本,对落地在各自IDC机房互为共享输出的镜像服务内容,各方间流量带宽输入输出对冲后,按流量带宽差额进行网间结算。

  四省在物理互联接通后,互联协议就成为一个新的问题。四方的合作将使用BGP对接,通过与电信企业的BGP连接,拥有自己的AS自治域,自己的IP地址。已经建立BGP对接的广电可使用自己的AS自治号对接,未建立BGP对接的广电可使用内蒙广电的IP与内蒙广电建立私有AS对接。

  3|湘鄂赣广电同盟

  盟主:湖南?

  2016年4月13日,江西、湖北、湖南三省在南昌举行促进新闻出版广电合作签约仪式。根据发展合作协议,湘鄂赣三省将大力加强新闻出版广电交流合作,打造区域文化建设新闻出版广电高地。

  三方具体合作内容包括:促进新闻出版广电公共服务体系建设,促进现代传播体系发展,促进精品力作生产,推进新闻出版产业跨越发展,推进版权相关产业发展,维护文化市场安全和共同加强新闻出版广电人才培养七个方面。根据协议,还将建立三省新闻出版广电局长联席会议制度,信息互通和情况通报制度,以及信息数据共享机制、学习交流机制。

  而早在2015年1月,湖南省有线电视网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湖南有线集团”)已经与湖北省广播电视信息网络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湖北广电”)签署了《湘鄂两省广电网络战略合作协议》。基于双方已经建立的两省互联OTN传输系统,此项合作实现双方网络互联互通。

  战略合作协议约定,双方将在在宽带互联网资源共享、视频内容分享、双向增值业务和智慧城市业务交流以及数字电路业务推广方面进行合作,以扩大业务范围,增加业务收入,共同做大做强。协议有效期5年。

  4|京津翼广电同盟

  盟主:北京?

  2015年3月,歌华有线表示,公司近日与天津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河北广电信息网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就北京、天津、河北三地广播电视有线网络领域实现全面战略合作,共同签署了《京津冀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2015年9月,河北广电网络董事长闫继红、总经理吉建英等一行9人,赴天津广电网络公司、北京歌华有线进行考察交流,以进一步落实《京津冀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合作内容包括,立即着手建立京津冀电视通话系统,加强电视教育、电视院线等业务,探讨在河北共建IDC。需要指出的是,在国网与河北广电网络合作发布会上,北京和天津均派代表出席。

  歌华有线在2016年工作计划中也表示,在京津冀一体化大背景下,目前京津冀三地共建IDC项目共同启动,未来IDC进一步在北方七个地方互联互通,然后实现更大范围的互联互通。

  5|遥想当年盟主梦

  各地的广电们其实更愿意当一个当地的山大王,那个安逸日之过的,没有什么紧迫感,也就没有必要出去跟大家一起玩时的不舒服和不自在。

  其实早在2005年,当时已经上市的歌华有线组织东方有线网络有限公司、天津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重庆广播电视网络传输有限责任公司、大连天途有线电视网络股份有限公司、济南广电信息网络中心、青岛有线电视网络中心、四川广电网络有限责任公司、郑州广电信息网络有限公司、广州市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9家公司等一共10家广播电视网络公司在上海共同签署了“团结合作、面向未来的广电网络企业合作备忘录”,决定依托网络资源,在跨区业务发展、统一技术标准、节目内容引进、物资采购等方面积极开展互惠合作。

  后来,也就没有后来了,带头大哥不好做。

  可是自从互联网出现了之后就不一样了,开始真正威胁到自己饭碗的时候,各省网络公司就开始想着过组织生活了。再加上有那么几个想“一呼而天下应”的主,这广电的联盟就开始搞的有声有色了。

  2010年3月,广西、江西、内蒙古、宁夏、河北、华数、河南、云南、中国有线、陕西等十家有线电视网络运营商正式在北京签署协议,共同发起成立广电网络友好网。其宗旨是通过产品技术共享、市场发展协同、网络互联互通、信息资源互换、经营管理互动、投资合作互助和高层交流互访,打造行业合作体,实现多方共赢。2010年7月,原来的西部协作体并入友好网,友好网联盟至此增加至19家。

  2010年5月,华数、安徽、新疆、河南、云南、江西、湖南、湖北、陕西、河北、吉林、天津、重庆、山西太原、福建厦门等十余家广电网络公司宣布筹备成立“广电联合发展公司(筹)”。组建成立后的广电联合发展公司将覆盖5000多万的有线电视用户,通过统一技术标准、统一市场模式、互联互通、协同运营来实现充分的资源共享,带动业务的快速开发与发展。

  华数牵头的这个“广电联合发展公司”没怎么运转起来,其倒是在2013年10月24日联合19家省级和太原等3家市级广电网络运营商共同发起成“中国广电云服务产业联盟”。到了2014年10月,华数继续联合广科院和15家省市运营商成立了一个合资公司,希望从技术这一维度再把各地网络公司更紧密的绑定在一起。

  6|第三次重组的道路

  这两大联盟从2010年起在广电业界是最有名,也产生了一些实际效果,不过离更为深化和紧密的合作关系还是有一定差距。

  这也难怪,大联盟看着热闹,但是联盟成员之间的个体水平差异太大,对更为深化的业务联合乃至网络整合等带来了不小的难度。

  相比较之下,以区域龙头牵头的各地方区域性联盟,成员之间平时走动比较多,相互比较熟悉,穿一条裤子的概率也就大一些。常话短说注意到,相比于以前那些比较“虚”的战略合作协议,这些区域性联盟制订了比较细化的合作业务类别和商务条款,实操性更强一些。

  不可否认,在资产属性、人事任免、企业使命、发展水平等各方面的限制因素,让有线电视全国性网络整合的局面十分复杂。

  各地组成的区域性联盟组织,在互联互通标准体系、宽带出口、业务联合、资源协作等方面先行一步,变30多个独立个体为6到7家区域主体,再到一国一网,也不失为一种可行性路径。(责编:张诗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