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本无界,行销最有力!---创始人彭小东

政策法规

报纸被替代是局部的、是暂时的?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5-11-18 * 浏览 : 0
报纸受网络冲击最大:广告下滑,入不敷出;发行受挫,直线降落;而人工成本、原料成本,甚至“报料”(资讯和采访)成本一再上升。压力山大,困难空前。但老报人依然坚持自己的主张“报纸不灭”,这不仅仅是还有“大地微微暖气吹”,也不是“百尺之虫,死而不僵”,更不是强打精神的自我安慰,而是有自己的道理、判断、分析。

 

  第一,互联网时代的信息芜杂、海量、多元,让人们无从选择、难辨真伪、无所适从,决定了出版永远存在,也决定了报纸——无论是纸媒形式,还是网媒形式的永远存在。传统出版抗衡网络芜杂的天然神器,就是出版的本质特征——选择。锅里的水烧开了,要煮面条,我们从街上买回的小白菜要随面条下锅,这个时候,你会直接把白菜一股脑地放入锅里吗?不会的!首先是择菜,把烂叶、根须、杂草剔除,将沙土泥巴抖落;然后是洗菜,洗去浮尘污染,一遍不行还要两遍三遍——就像我们的编辑对待文稿,一审二审三审,版面出来了还要一校二校三校——才能放心投入面条锅里。这样你吃到的面条,才不至于碜得硌牙。

我们的稿件,包括新闻采访来的稿件,即使是读者来信,常常是百里挑一。策划时要挑选,组稿时要挑选,统稿时要挑选,处理自由来稿更要进行仔细、认真、挑剔甚至苛刻的挑选。还有修改加工,一道道把关,一道道核对,一道道校勘,然后才小心翼翼地刊出,生怕有什么“沙石”咯住了读者。这些环节,看似平常,看似简单,看似司空见惯,但它决定了传统出版完全不同于自媒体的喧嚣,决定了村上老百姓的“选择”——对网上的东西一概不信(但会看的),对流媒体的东西半信半否(但会听的),对白纸黑字印得一清二楚的传统书报刊深信不疑(稀罕得爱不释手,因为是花钱买的)。白纸黑字,一目了然,证据确凿,板上钉钉,不改不变,决定了人们对纸媒的不离不弃,对选择的不离不弃。当然,由于这些年来媒体的“假大空”,也出现另外一种情况,受众对负面信息宁愿信其有,对正面信息一般视为不确实,或者有猜疑。选择,决定了出版强盛的生命力,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报纸并不例外。

第二,不同媒介形式彼此无法替代,最多只能是互补。当年广播出现,有人断言,报纸会销声匿迹,多快呀,这边发声,那边同时收听。后来,事实证明,声音转瞬即逝,文字有形,可抓可睹。人们明白,同是语言,声音和文字,无法彼此替代,最多是互补。后来电视出现,舆论再次一边倒,大有代替广播和报纸的趋势,结果,仍然是各行其是,平分秋色。电视机出现以后,有人放言,电影院可以休矣,果不其然,一段时间电影院的确逃遁,但是,现在大家看到的是什么,几千块、几万块、数十万块银幕又在中国城乡院线搭起,半年近200亿元的电影院业绩,让电视的收视率黯然失色,影院又焕发生机。

我们在判断媒介走向时,要看它的本质特征。人们的生活习惯会随着高新科学技术发展而改变,但不变的是本质。人们仍然希望在最短时间、花最小精力、用最方便途径,选择、了解自己最希望知道的信息,完成自己最有效的文化消费。这就是人们仍然读报、仍然上影院的硬道理。关键在于,你办报办刊,你出版的书,你拍的电影,要有质量,有让人货比三家最终选你的价值,人们的文化需求不仅仅是猎奇、娱乐、消遣,更重要的是实用、实惠、实效。如果大家对你的产品义无反顾,你就有了生存的前提;如果是乐此不疲,你就能可持续发展。中国地域辽阔,发展很不平衡,给各种媒介发展留下了不同时段、不同空间、不同机会。

替代是局部的、是暂时的,完全替代是不可能的,最后的结局是打个平手,礼敬礼让,各留空间。

第三,无论是传统媒体,还是现代媒体,要想活下去,唯一的出路是奉行传统出版理念。有选择的出版,有选择的放送;有价值的选择,有方向的选择。如果网络化、数字化能够谙熟于出版业的核心价值,把选择嵌入一切环节,那么,他们也会改变自己的生态,改变自己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改变人们“豆腐掉在灰堆里”,对此爱不得恨不起,爱恨交加、痛心不已的态度。

如果传统出版能够及时用网络思维、网络形态改变自己的形式和服务,采网络长优,摒网络短缺,那就可以形成媒介形式的互补,形成纸媒网媒的互动互映互照,形成市场上的同心协力,形成更有效的传播和大众阅读,传统媒体可以在插上现代化翅膀的飞翔中得以永生。

不拒变革,本身就是出版行当的天性,报纸不灭,也在于它的应变能力,在于它的变革潜力,在于它的应时而动、与时俱进,在于它的变化实践、凤凰涅槃。(责编:刘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