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本无界,行销最有力!---创始人彭小东

政策法规

综艺节目不仅要研发中国模式,更要“中国内涵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6-07-14 * 浏览 : 0

  每年收视竞争最为惨烈的暑期综艺档已经呼啸而来。今年的情况有点微妙,不久前,就在暑期档即将到来时,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发了一份《关于大力推动广播电视节目自主创新工作的通知》,对引进模式的综艺节目从数量、制作到播出等诸多环节进行了严格限制,鼓励制播原创节目。

  实际上,从“荧屏爆款”《奔跑吧兄弟》到《我是歌手》,从刚开播的《极速前进3》到《花样男团》,如今的真人秀节目大都引进自国外版权。这份通知对当下乱象横生的荧屏可谓下了一剂“猛药”。原创模式究竟难在哪?为什么电视人都热衷于舶来品?中国的综艺荧屏是否从此“变天”了?哪些领域和题材有扛起“中国原创”大旗的潜力?

  多位业内人士认为,综艺节目除了要自主研发“中国模式”,更要有“中国内涵”,用传统文化充实节目方能“得天下”。

  解读——

  《中国好声音》纠纷对撞政策调控,“舶来品”风险堪忧

  在这份被称为“史上最严”的通知中,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称“总局”)要求大力推动广播电视节目自主创新,提高晚间时段自主原创节目播出比重,同一档真人秀节目原则上一年内只播出一季,每年黄金档引进节目不超过一档,中外联合开发必须中方取得完全知识产权。

  业内分析,这样一来,像《奔跑吧兄弟》这种一年播出两季的盛况将不复存在,自第三季度开始综艺荧屏将迎来原创爆发期。而受冲击最大的莫过于曾创下最高收视纪录的《中国好声音》。

  早在今年年初,《中国好声音》就闹出“易主”风波:荷兰模式方宣布取消对曾制作了四季该节目的灿星公司的授权,将中国地区版权转授唐德影视。6月,就在灿星改以《2016中国好声音》为名录制全新原创模式的节目时,荷兰模式方和唐德影视分别入禀法院状告灿星节目名侵权,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裁定灿星立即停止使用包含“中国好声音”字样的节目名称等,唐德影视还向灿星公司索赔5.1亿元。

  虽然目前该节目的中文名称归属尚无定论,但总局的这份通知无疑让纠纷雪上加霜。由于通知中规定“每个电视上星综合频道每年新播出的引进境外版权模式节目不得超过1档,第一年不得在19∶30—22∶30之间播出”,无异于把唐德影视新制作的《中国好声音》第一年挺进黄金档的路给掐断了。而灿星也不得不将节目名改成《中国新歌声》后播出。

  资深电视制片人徐奔奔告诉记者,《中国好声音》的纠纷恰好与总局下发通知在同一时间段,内外因素结合,让业内对引进模式的风险越来越警惕,开发原创节目的重要性和迫切性越来越受到重视。

  “这是个好政策,可以培养更多创意人才。现在唯国外制作团队论的趋势确实需要打住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制片人说。

  现状——

  山寨跟风、唯收视率论,原创之路举步维艰

  事实上,“中国好声音”节目名称纠纷不仅反映了引进模式的困境,更折射出中国式综艺节目当下面临的集体困境:原创缺失,必将受制于人。

  “全世界的节目模式几乎都被中国人买光了。”打造出《奇葩说》的米未传媒CEO马东指出。当今的综艺荧屏,从《奔跑吧兄弟》、《我是歌手》到“常青树”《缘来非诚勿扰》,最火的真人秀节目几乎都引进自国外版权。

  自2010年《中国达人秀》开创综艺荧屏引进模式后,这些年为何原创节目越来越少、国外模板扎堆出现?从创意角度来讲,国内文化产业创新能力不足的问题已经不需赘言。从体制上来说,一位业内人士坦言,这与中国电视的竞争环境不无关系,很多节目缺少前期调研、佐证和策划周期,“水土不服”的情况时有发生。

  “现在收视率决定一切,市场机制、评价制度都不完善。竞争如此惨烈,大家根本没有时间、精力和资金去原创一栏节目。新节目上马失败,或许就从此影响你的团队在台里的运营。引进国外成熟的节目模板,成本低、风险小、回报高。”

  此外,国内版权意识不强也让原创节目举步维艰。辛辛苦苦打造的原创节目,一播出就被山寨,比如《笑傲江湖》火了,《我为喜剧狂》、《中国喜剧星》、《超级笑星》蜂拥而上。引进的国外模式也经常被克隆,打消了电视人的原创积极性:“好声音”后有“梦之声”,“爸爸去哪儿”紧接着“爸爸回来了”,“歌手”唱完还有“全能星战”……

  “人才的匮乏是根本问题。”南京艺术学院传媒学院副院长王方说,中国院校编导专业培养偏重技术,教学生怎么拍摄、剪辑,但很少教他们创意策划。“真正健康的电视节目环境,可以‘拿来’,但更应注重研发,两者齐头并进。”

  但几位制片人也提到,目前这股“买买买”的热潮已开始褪去。“一方面是政策限制,另一方面是国内团队逐步成熟,市场不会盲目相信国外模式,最重要的是优秀且适合中国的节目模式基本都被买光了。”

  展望——

  除了“中国模式”,还要有“中国内涵”

  经过六七年的“拿来”,总局的这份通知对于电视人研发原创模式无疑是一道强心剂。有人说,未来的卫视综艺大战或将迎来“得原创者得天下”的时代。在近年的原创探索中,文化类、喜剧类、语言类、音乐类综艺节目都表现不俗。

  比如《中国好歌曲》专注于挖掘原创音乐,霍尊、莫西子诗、苏运莹等一批优秀音乐人和《卷珠帘》等原创歌曲从该平台中脱颖而出。由《笑傲江湖》原班人马打造的喜剧综艺《笑傲帮》让一大批素人笑匠有了展现空间,对喜剧真人秀的原创探索极为成功。还有文化类的《中国汉字听写大会》、《诗歌之王》、《中华好诗词》、《唐诗风云会》等,用通俗易懂的形式向大众传播了汉语之美,点赞者众。

  在网络平台播出的语言类真人秀《奇葩说》每季都获得高收视,这让马东对“原创模式”充满信心。他认为,节目模式固然很重要,但也并非万能。“每档节目都由细节堆积而成,形式感不是决定性因素,再老套的节目也能做出新鲜感。”

  徐奔奔说,这些综艺节目的成功有着共通之处,那就是“秀”和“文化”紧密结合,以“史”为核、以“秀”为表,相辅相成、相得益彰,既“有意思”更“有意义”,为真人秀节目增加了文化含金量。

  “综艺节目从‘中国制造’升级为‘中国创造’才能真正崛起。要培育出吸引世界目光的‘中国形式’,深耕本土、向传统文化要灵感是根本之道。”

  原标题:广电总局开出“猛药”限制引进模式,业内呼吁研发“中国模式”更要注重“中国内涵”——综艺真人秀:“中国原创”究竟有多难?(责编:彭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