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本无界,行销最有力!---创始人彭小东

政策法规

“大咖”们说新媒体时代的趋势变革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6-06-29 * 浏览 : 0

由中国新闻网主办,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协办的“创造无限可能--新媒体时代变革及发展趋势”2016新媒体论坛于6月24日在江门市举办。

随着互联网信息技术的革新,传统媒体已悄然发生着一场翻天覆地的变革。从社交媒体到新媒体平台的逐步铺设,再到VR全景以及直播视频的瞬间火爆,新闻信息的传播再次达到一个新的颠覆高度。在这样的环境下,业界和学界的众多大咖亲临论坛现场,共同探讨了新媒体环境下传播方式的变革。

\

 

 

    谈传统媒体及新媒体发展状况

青年媒体研究人薛陈子在论坛中谈到,2016年中国的传统媒体和新媒体正在发生着重大变局,包括不断涌现的客户端以及高科技的VR及视频直播的加入。

薛陈子表示,为了顺应潮流,当前大部分的媒体,特别是传统媒体,都在建立自己的客户端,而地方媒体、区域媒体的客户端尤其居多。然而,下载量达到百万级以上的新闻客户端数量仍属于绝对少数。他指出,关注输出内容和发挥本地资源优势是关键。颠覆传统意义的深度报告和有立场的评论会吸引更多的关注。

薛陈子认为,重视内容建设的传统媒体或将迎来春天,而高科技的使用将极大地改善媒体在线现场的能力等。

“虽然现在关于VR还有很多东西是属于理论阶段,但是我们也看到媒体正在布局。VR正在成为常见的采编门类,改善媒体在线现场的能力。”薛陈子说,“基于社交关系的新的玩法和互联网创新将继续涌现。”

谈新媒体时代的王者

谈及在新媒体时代下,传统媒体的发展问题时,中新网社交媒体中心总监王凯在论坛上指出,“不是所有传统媒体不行的,而是有的传统媒体不行了。”他表示,新媒体时代是一个非常公平的时代,谁都有可能行,谁也都有可能不行。

“一定要把传统媒体和新媒体摆在一个不共戴天的角度上,我觉得这个概念其实是一个伪的概念,我觉得他们两个之间是一个争夺的时候。很多时候传统媒体是美国队长,新媒体可能是钢铁侠。”王凯说。

王凯表示,“多时候与其花大量的金钱、人力成本去教好媒体,不如在这个特别公平的时代做一个强势的新媒体产品,可以自己掌握话语权,不需要去依附什么媒体,这是新媒体给所有人的机会。”

王凯同时指出,新媒体时代仍然是内容为王,有好的内容才能输出,没有好的内容,所有的新媒体都不会有好的结果。

谈商业媒体及门户网站的发展现状

凤凰新闻客户端主编蔡信在论坛中表示,商业媒体已减少严肃新闻数量,相反的更倾向于生活类或自媒体类。

“现在很明显的趋势是严肃新闻靠官方媒体,但在商业媒体,比如说凤凰网就会减少一些严肃新闻,以前可能是三分之二,现在可能会是三分之一,更多的时候,编辑会倾向于上一些生活类或者自媒体类的稿件。”蔡信认为,“传统媒体真的是不行了,不是内容不行,而是形式不行。”

蔡信指出,现在大家花时间最多的是在朋友圈阅读,其次是APP,PC端基本上是大家上班时间。基本上,传统的报纸、杂志、电视很差,不是说内容不好,而是这个形式真的没有去看了。在传统媒体或者纸媒新闻要靠新闻事实的力量,新闻标题原则上不要有副词、形容词渲染,这个在传统报纸是可行,但是在无线端这么做早死了,而是需要写一些吆喝式的标题。大家可能觉得这种标题党非常不好,但这就是阅读趋势。

谈新媒体时代的营销变革

暨南大学杨雨丹教授作为参加此次论坛的学者代表也在论坛上提出,新媒体时代带来的社会变化是非常剧烈的,媒体技术其实是一个底层技术,它改变了我们整个社会的架构,也对我们的市场、企业,包括对我们的营销环境带来一个很重要的变革。而新媒体时代企业品牌创新就是要做好文化定位策略。

她表示,在今天这样一个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企业如何才能保持核心的竞争力,就是要保持品牌创新。我认为品牌要在营销上能够更好的表达自己,并且能够把它的这种价值传递出去,其实是要深入的和消费者发生心里上的连接,能够在消费者心目中去定位,要实现这一招更重要的是要通过把品牌的个性,将品牌的形象通过营销的方式传递出去。

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副总裁黄健龙也在谈及自身企业形象和品牌塑造时表示,我们在品牌传播的过程当中结合了企业的核心价值观,也就是说从文化这个角度进行品牌传播,在这个传播的过程中有我们自己的品牌故事及理念。他指出,在如今的时代,光是靠一般传统媒体的品牌传播可能还不够,需要借助新媒体,利用新媒体的这种互动、广泛的参与等等这样一些特点来加速品牌的传播。

谈新媒体时代的信息爆炸和焦虑问题

新媒体传播的研究专家仇勇在谈及如今的信息爆炸问题时表示,信息爆炸以及信息焦虑,这是我们经常说到的问题,现在新媒体的形态和内容太多了,看不过来。首先本质上,人为什么对信息有渴求,我们总是深处于无法免予信息未知的恐惧之中,每天醒来第一眼都要打开微信,就是因为我们害怕跟这个世界切断联系。我们每天通过社交行为产生的信息总量,不断以倍数往上增加,所以信息一直处于大爆炸的过程。

他指出,正是由于过去传统媒体给所有的受众制造了一种我们能掌握信息的假象,才会让人产生这种信息焦虑,因为它扮演的就是一个过滤的过程。比如说老一辈子人打开报纸、电视就觉得看到了每天发生的事一样,但这是经过过滤之后呈现在你面前的,而互联网打破了这个谎言,因为它有更多的关口和方式让你接触到信息,这才是我们信息焦虑的真相。

最后,他还表示,当下媒体的内容产业存在最大的问题不是内容的问题,其实是匹配的问题。

“怎么让一个好的新闻找到一个恰当的读者?对我来说是垃圾的信息,对另外一个来说就是如获至宝的信息,所以我认为下一代的新闻是解决匹配的问题,而不是生产的问题。” 仇勇说。(责编:刘视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