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本无界,行销最有力!---创始人彭小东

会员服务

新闻集团出售股权或是以退为进

* 来源 : 媒无界网 * 作者 : 媒无界 * 发表时间 : 2013-02-05 * 浏览 : 0
新闻集团将旗下星空、星空国际、Channel[V],中国三个频道控制权和星空华语电影片库交给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下称“CMC”)的消息一经发布,业内就一片唱衰之声。但事实比人们想象的更曲折。  股权出售看似权宜之计,但隐藏的是新闻集团更加执着的中国市场布局。新闻集团中国公司一位高层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双方之间的合作并非外界所想的“新闻集团正从中国市场退出”而是有“更深的意图”。   CMC媒体发言人朱敏称,“去年年中,CMC的投资管理团队就与新闻集团展开接触,至达成正式协议,历时一年左右时间。” 据了解,该基金自2009年4月获国家发改委备案后,即开始对投资项目进行筛选和跟踪。最终选择星空传媒旗下三个频道的原因,是其原创制作能力和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符合CMC的投资标准。 目前双方正进行进一步沟通,交易条款尚未公布,预计交易总额约1.5亿美元。据悉,新闻集团股权只略少于一半,合同生效后,新闻集团和CMC将成立一个合资企业,总部设在北京。   被出售控制权的三个频道运营状况目前并不令人满意。据相关市场研究数据显示,这三个频道在中国的每年营收总和不超过5000万美元,不到印度市场的十分之一。 颗粒无收   在中国苦心经营十几年仍然颗粒无收,被认为是新闻集团转让星空传媒股权的根本原因。星空传媒一直无法“落地”,让新闻集团亚欧区董事长兼总裁詹姆斯•默多克发现自己仍“置身事外”。 1993年,默多克收购香港星空传媒多数股权后,为了向中国政府示好,默多克将英国广播公司(BBC)从星空网络中封杀,后者因为播放一部关于毛泽东的纪录片引发了争议。   星空传媒成立十多年后,仍没有获得预想中的覆盖全国的“落地权”,在内容制作和输出方面,新闻集团也一再碰壁。2005年,一项星空传媒与唯一合作国内电视频道青海卫视的协议被监管部门否决,导致数千万美元的损失,时任新闻集团(中国)总裁的去职。   业内人士称,“在这样的形势下,认为新闻集团在中国未来的前景并不明朗的担忧也是合理的。   尽管外界对于中国需要进一步开放媒体行业的呼吁一直存在,即使这样,国际传媒大鳄们也不希望自己在中国变成“沉默的羔羊”,或用退出来对抗更严密的监管。默多克在声明中称,“与上海文广在合同中达成了一致,我们今后会为星空创造更大价值。” 更多的信息表明,新闻集团放弃中国这个全球增长最为迅猛的媒体市场并不符合逻辑。  面对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加上传统媒体在内容播出方面的支配力量正在被释放,对新闻集团来说,占领和开发新兴市场尤为重要。  另一方面,新闻集团股票市值在金融危机中的大幅缩水,新闻集团截至3月31日财年的第三财季净利润为8.39亿美元,低于上年同期。从这个角度看,转让星空传媒的业务,不仅能作为权宜之计,缓解目前无法突进的压力,也符合新闻集团此前为中国业务制定的12字线路图。 是“创可贴”还是长久之计? 事实上,新闻集团要想在中国延续类似的规模是不现实的。由于中国的国情不同,即使能建成一个业务分布全国的媒体企业,其经营也将是蹩脚的,因为中央电视台和新华社都不会放弃对国内市场的控制地位,在新闻业务上面与一个海外企业分享。  此外,中国对于境外媒体的宽容度,不是默多克的呼吁就能够轻易改变的。因此某种程度上,选择通过国家发改委审批的CMC,无疑能给新闻集团的中国业务带来新的空间。该基金的主要股东上海文广传媒集团正是目前国内主要的内容服务提供商之一。  业内人士认为,“在新闻集团的经营中,资产重组是常用的手法。有时,产业的这种购并、整合不仅仅是为了谋求超额利润,还可能是出于对内容平衡方面的考虑。”  对于新闻集团的未来,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合并经营若成为可能,那么在对于中国市场的特殊性壁垒进行渗透时就有途径可循,也保证了新闻集团自身独特优势的发挥。”并不排除在合适的时候对大中华区引入新业务的可能。 对此,清华大学传媒与新闻学院教授尹鸿认为,CMC的中国背景有可能在媒体属性上,改变新闻集团在华业务的“弱势”局面。